肖小事情

喜欢写任性的东西/厚药厚/为了活命疯狂填坑

跟踪狂先生

-人工雷人工雷人工雷。
-不喜勿入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你还要看就不怪我咯。
-All about:厚藤四郎/药研藤四郎



05.

本丸的审神者向来是个很神秘的人,平日里半步不出那间藏在正殿背后的和室,只有狐狸叼出来的传令用的纸条联系着他和手下刀剑男士们。

但在药研藤四郎负气离开之前,事情还要再不一样些。那时候他是近侍,要时常穿梭来回于那个和室与外界之间,传达命令,代为布置事情,也有更长的时间是要待在里面,服侍审神者的起居种种。

好奇的短刀们曾私下底悄悄问过他,“我们的大将究竟是个什么模样啊?”

那时药研藤四郎停了手中的阅读,似乎是认真地想了一想,然后笑着把眼镜一推,给出了一个同样神秘的回答,“大将就是大将啊。”

这个回答能有很多种意思,不过还没等他们能参透正解,药研藤四郎就走了,走得悄声无息,如同审神者的归来一般。

本丸里知道大将缺席这件事的不超过三个,药研藤四郎一个人担起了继续运转本丸的任务,这个还算简单,每日排好当番,出阵只走远征和敌人稀少的时代区域就可以了,更艰难的其实是等待。

军中无首,行船无水。

所以药研藤四郎最终还是溜了,像匹野马抖腾开了束缚的缰绳,直奔向本能寺去,奔向他多年做不醒的那个梦。

无论在什么年代,背叛都是个需要决心和毅力的活儿,一点不比坚持到底容易多少,所以药研藤四郎在出门之前,带走了自己能带走的一切,放弃了自认为能放弃的一切。

却漏了一个厚藤四郎。

人行走世间有一个软肋在的感觉其实也是挺难受的,更何况你还没法把他好好地护在怀里,谁都不让碰。

做人其实蛮辛苦的哇,比做刃要难上万倍还有多,于是药研藤四郎索性就放弃了。本来如果不是厚藤四郎,说不定他还能坚持一下,可面对着厚藤四郎,连最后的一点胜算都没有了。毕竟那样有违他作为一个痴汉的尊严。

——想想也不赖,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

——就是…如果还有来生……来生的话…

厚藤四郎醒了。

似有若无的细碎呢喃如潮褪去,最终截断在滴答一声,是屋檐角上落下的最后一滴雨。

“你睡着的时候一直在下雨,现在终于是停了呢。”端坐在他身侧的男人如是说道,语间带着微微的笑意。

——所以都是做梦吗?

厚藤四郎如是想着,缓慢地爬起身来坐着,眨了眨眼想驱使大脑转动起来给他一个答案。

“不是做梦哦。”男人却像一眼看透了他的想法,抬手往他那一头被冷汗濡湿的头毛上轻轻一揉。

厚藤四郎闻言,“哎”了一声回望过去,却并不得见男人的真容,只见白布一块,看似透薄却并看不穿,遮了那双眼睛和鼻梁,余下一个走线利落的下巴和一张嘴,再往下,就是一身靛蓝外袍裹着内里的白底衣,领子干净而挺拔,露出一截筋骨分明的白皙颈子。

“厚君。”似乎并不打算给人更多思考的时间,“现在已经能站起来了吧。”说着他就已经自己先站了起来,于是厚藤四郎也只好掀开被子去跟着要站,但明显刚醒过来腿脚还不太属于自己,方站起来要走便一个趔趄要摔,幸好男人出手得快,一下扶住。

“小心。”他扶着少年手臂让站稳了。

“多谢…”厚藤四郎又揉了揉眼睛,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又回到了本丸中,月色晦暗地铺在四下,空气中还弥漫着浓厚雨水的气息,确实是雨后初晴的模样。

“这边。”再回神才发现男人已经提着灯走出好远,他赶忙大迈两步小跑跟上,又有意落后了一步不要跟得太紧。

这是个代表警惕的小动作,男人虽发现了,却也不甚在意,只兀自往前走着。

气氛一时有些诡异。

“厚君,朱雀相关的传说,你知道吗?”又忽然被打破,男人的声音听上去仍然是那样不急不缓,沉稳得来让人感觉安稳又莫名地不爽,仿佛一切都被尽在掌握,扣上了无形的枷锁。

不过当下厚藤四郎可没想那么多,“您说的是…涅槃吗?”

——火相的神鸟,生于火又葬于焰,最终再次在火焰之中重生,完成一个完整的生命轮回。

男人给出了赞许的笑容,并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厚藤四郎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被带着走到了走廊的尽头,隐约而来的叮当敲打声唤醒了他些微熟悉的记忆。

“那厚君,你又知道,一把刀是怎么来的吗?”男人带着他那胸有成竹的笑容轻轻推开了那扇门,霎时汹涌的热气伴着脆响扑面而来

——果然,锻刀房。

跟踪狂先生

-人工雷人工雷人工雷。
-不喜勿入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你还要看就不怪我咯。
-本章死亡预警
-All about:厚藤四郎/药研藤四郎




04.

厚藤四郎并不想要这样一个结果的,虽然他也其实不太知道为什么,但耳畔满满是脑内轰隆作响的滚滚天雷,噼啪噼啪三下四下,将他仅存的一点思考能力也通通炸出九霄云外,于是他只好用尽自己的力气去狠狠将怀中人再抱紧些,毫不在乎那贴着刃口溢出的鲜血已然将外套的胸前连着打底的衬衣一起染得一塌糊涂。

——这条命…

有人在说话,音气被微弱地捕捉进耳畔,他下意识低头看去,看见药研藤四郎眼半睁着,嘴角微翘仿佛还带着笑,于是他也想跟着笑,视线却突然模糊了起来,被什么温热的液体占满,虚了那张脸,于是他又想用手擦,却给自己擦出了一个猩红的世界。

——这条命……还给你。

厚藤四郎一下愣了,脸上的咸水就和着血色一起往下掉,啪嗒,打在他怀中那张苍白的脸上,带来最后的一点温度。

是,药研藤四郎的生命,已经离开他的身体了。

缓慢回来的意识将这个信息准确地打在那一片空白上,黑色的字,可刺眼。

厚藤四郎还有点茫然,想轻轻放开一下这位兄弟,检查一下他到底怎么样,怎么会到处都是血呢,伤势一定很重吧?不快点手入的话……嘶啦。

极轻一声,少年人却被刺得一颤,但他并不打算停手,仍然大胆地将人继续往后推去,于是无声的一个长音,刀被亮了出来,只留下一个三棱的黑洞,汩汩地被血填满了。

而药研藤四郎还安静地躺着,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视若无睹,月光填满了他那半边眼,让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又回复了生气。

厚藤四郎呆呆地看着,直到一滴不属于他的血从刀柄上贴着他的肤面落下,滴答,打在他蹭了灰的白嫩膝盖上,才突然像是乌云破开了天,然后大雨倾盆。

“是…我。”

是他,将背叛本丸的罪人药研藤四郎手刃于池田屋的,就是他。


真是个噩梦不是吗?


其实药研藤四郎也没想到的,他只是从本丸出来之后想着晚饭还没解决,就想跑到市中去买点东西带回去,毕竟本能寺废土一片鸡不生蛋鸟不拉屎,连野菜也挖不着一根能挖着的也可难吃,所以。

却没想到偏巧赶着本丸出阵,还偏巧赶上厚藤四郎看见了自己。

“呜——”刺耳的号角声划破这深蓝天空底原本的平静,药研藤四郎暗叫一声不好扭头就想跑,但强大的不可控定力却已然将他钉死在原地,甚至还有强迫他转身迎击的势头。

这是强加于叛变者身上不可挣脱的诅咒,一旦战斗开始,就要被剥肉削骨去了原本的相貌,再生出骇人的爪牙,带着一个清晰理智的魂和不受控制的身体,攻击曾经生死与共的同伴,直至分出个你死我活。

所以药研藤四郎最近才要一直躲在本能寺的。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竟还是来得这样快。

厚藤四郎虽也是身经百战的刃,但在这个战场上到底还是个Lv差强的小刀,面对眼前足比自己要强大数倍的敌人自然显得捉襟见肘。药研藤四郎是心知这一点的,所以当他终于不可遏制地拔出刀来时,一个决定被做下了。

只见厚藤四郎面前这把原本尚僵直在原地不知是犹豫抑或埋伏的骨蛇忽而长尾一甩,口中短刀一扬,便将自己这嶙峋身躯化作一道青光闪电般直扑面前杀来。

铿锵!是兵刃碰撞,是金属摩擦间的火花迸溅,但短刀拼得向来不是蛮力,一击眨眼过手,又上砍,再下劈,再横切,区区一个现在的他,竟倒也是招架得有条有理,还慢慢有了上风势头。

——但是这未免,有条有理得来…甚至有些熟悉。

厚藤四郎无意识地一个恍惚,结果对方立刻趁机而上,一圈圈紧紧缠住他的上身,却没箍得住手臂,让他还有机会提刀勉力架住了那袭向咽喉的致命一击。

战至此番境地,也就只剩硬拼蛮力了。

于是两刃彼此相压,都因施加上了巨大的力道而微微发着抖,只等谁第一个力竭败下阵去,便能决出个生死。

然后厚藤四郎赢了。

前一秒他于烛火般飘摇不定的视线中忽然对上了对方那一双黑洞洞的眼窝,明明不见眼珠,却好似浮现出来了一双眸光闪烁的眼,后一秒还不等他辨认清楚,忽而手间虎口剧痛,刀便失了控制,顺着惯性往前一送,便轻松地捅穿了对方的中身,眼见不过一团空气,却依然遭受到了好似破开肉体一般的阻力。

是幸运,是巧合,是刃尖打了个滑儿,他只用一道划伤,便换来了初阵的胜利。厚藤四郎有些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还有些高兴,嘴角已经弯翘了起来。

然,骨蛇的形渐渐淡去了之后,显露出来的却是奄奄一息的人,口角溢血,神色却还淡然。

厚藤四郎这才发现,原来这,还是个悲剧。

药研藤四郎此时其实已经没多少气力了,手臂却还挂在对面人脖子上,像是个固执的小孩,不抱着自己心爱的玩具就总没办法安然地睡去。

“这条命…”他动了动手,喉咙里咳出的血沫溅在厚藤四郎嘴角。他连忙抱住他,于是两人就一起跌跪在地上。药研藤四郎比厚藤四郎要矮些,索性就倒在他肩膀上靠着了。

“这条命……”他意识模糊地,感觉另一只手在腰间扯拽,其实只是在动弹手指而已,但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那个画面——

“…还给你。”金色的下绪被拽下来,干净且完好无损,漂亮得就像一个全新的一样。药研藤四郎把它放到厚藤四郎手里,然后按住他的手掌包起叫他握好。

“还给你。”他又小声地念叨了一遍,然后就放心地闭上了眼睛,完全没有发现其实自己只是用手在厚藤四郎的腿上随便乱摸了几下而已,那条金下绪还被他好好地绑在刀鞘上,和他的大蝴蝶结缠在一起呢。

但是也没有什么所谓了吧,反正他都死了。

厚藤四郎感觉自己要崩溃了。

隔水望

想好了就会写上来的。

与其说那是一个戒指,不如说更像一个扳指,或者铁环,明明出现在主人的手上不过一朝一夕的时间,表面却早已被磨成暗哑的光泽,不复崭新时锃光发亮的模样。
还是乱藤四郎注意到的,因为本身在厚藤四郎手上能发现戒指一类的饰品已经很稀有了,更稀奇的是他还戴在了无名指上。
——是谁,是谁夺走了我们直男的心?

超可爱!!

ネコーコ:

【改图】

很久之前就想改的一张图了……但是因为猫太多了所以一直没得改【。
我也没有最初最初的原图,据说我拿到的这张图原本就是别人P成这样的(PД`q。)
没有画鲶骨,因为猫数不够了……【。大家也可以数一数别人P的那张图到底有多少只猫【。 

至于色差问题【。我是吸刀帐原图的颜色,所以这锅我不背【。

一个药厚本的终宣



附:

吧唧实物图





《故人入梦》

          —— 一个突如其来的药厚本

主催/漫画主笔: @伍酣酩 

小说主笔: @肖小事情 

Guest:@錳君的存文地

             @蛇婶子淡楠 

     twi:Rigika @a05rigika

             をいをい @woiwoi_taberu

             鞍 @cry_cr


CP20完售感谢。

余本将转入通贩。

淘宝购买地址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k4pGrC&id=548070737343


PS:来自制作组的一点小小提醒!

       场贩已经得到了这本本子的各位,欣喜之情是相当理解的,但是欣喜之余,也请不要将本子的详细内容进行任何方式的二次上传,包括使用手机拍摄完整图片发送到社交网站上面,以尊重各位太太为这本本子付出的辛苦努力。

        最后预祝各位阅读愉快(*/ω╲*)








怎么会就这样简单地结束呢!哈!

↓    ↓    ↓    ↓    ↓


(画师感谢 @伍酣酩 )




简而言之!

CP21再战!

CP21再战!

CP21再战!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接下来是一个预告,和一个征稿启事。


预告:CP21大将组专摊开催!

         药厚合志二期新刊预定!主题《River》


征稿启事:对二期新刊主题感兴趣的画手太太!

                愿意为二期新刊做Guset的文手/画手太太!

            (详情可戳本号管理人了解哇!)






以上

—— TBC ——

  

笑出声,不要欺负新人啊!

蛇婶子淡楠:

@伍酣酩  @肖小事情 笑疯

百命藏麟:

本丸恐怖故事……【根本就不恐怖】

这游戏的原型的确是个招鬼游戏,而且给我小时候留下蛮大心理阴影的导致我有一阵不敢自己呆在房间里……

在这之后大概鹤丸过了三天只有白米饭沾小萝卜的日子……跟大典太道歉啦!!

墙角蘑菇组多了一位呢,真好呀被被!【才不好】

悄悄给自己的本子发个Repo,明天放三宣!

喵喵喵喵喵!

蛇婶子淡楠:

粟田口祖传好腿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Nancy是猫:

本宣

这次cp20会借摊位发这样一份完全自我满足个人解读思想偏激还搞很长的大将组中心无料,本意只是想安利,结果一不小心搞成了这种论文感。记了一下个人感受的【大将组这个组合为什么这么可爱!】的point和一些资料统合。

回答问题就可以免费领取,一共会印50份左右,希望不要糊墙。对于这个组合有兴趣的都可以来看一下...?我当天会在摊位上看摊,也欢迎同好找我聊天,说不定就会变成本子和安利交流大会。

摊位号还没出,出了之后会再通知。

一个突如其来的本子

 《故人入梦》

          —— 一个突如其来的药厚本

主催/漫画主笔: @伍酣酩 

小说主笔: @肖小事情 

Guest:@錳君的存文地

             @蛇婶子淡楠 

     twi:Rigika @a05rigika

             をいをい @woiwoi_taberu

             鞍 @cry_cr

        

CP20首发

代理:乱MESS社团

淘宝预订场取链接(场取专用):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k4pGrC&id=548070737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