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在OOC的边缘试探

跟踪狂先生

-人工雷人工雷人工雷。
-不喜勿入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你还要看就不怪我咯。
-本章死亡预警
-All about:厚藤四郎/药研藤四郎




04.

厚藤四郎并不想要这样一个结果的,虽然他也其实不太知道为什么,但耳畔满满是脑内轰隆作响的滚滚天雷,噼啪噼啪三下四下,将他仅存的一点思考能力也通通炸出九霄云外,于是他只好用尽自己的力气去狠狠将怀中人再抱紧些,毫不在乎那贴着刃口溢出的鲜血已然将外套的胸前连着打底的衬衣一起染得一塌糊涂。

——这条命…

有人在说话,音气被微弱地捕捉进耳畔,他下意识低头看去,看见药研藤四郎眼半睁着,嘴角微翘仿佛还带着笑,于是他也想跟着笑,视线却突然模糊了起来,被什么温热的液体占满,虚了那张脸,于是他又想用手擦,却给自己擦出了一个猩红的世界。

——这条命……还给你。

厚藤四郎一下愣了,脸上的咸水就和着血色一起往下掉,啪嗒,打在他怀中那张苍白的脸上,带来最后的一点温度。

是,药研藤四郎的生命,已经离开他的身体了。

缓慢回来的意识将这个信息准确地打在那一片空白上,黑色的字,可刺眼。

厚藤四郎还有点茫然,想轻轻放开一下这位兄弟,检查一下他到底怎么样,怎么会到处都是血呢,伤势一定很重吧?不快点手入的话……嘶啦。

极轻一声,少年人却被刺得一颤,但他并不打算停手,仍然大胆地将人继续往后推去,于是无声的一个长音,刀被亮了出来,只留下一个三棱的黑洞,汩汩地被血填满了。

而药研藤四郎还安静地躺着,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视若无睹,月光填满了他那半边眼,让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又回复了生气。

厚藤四郎呆呆地看着,直到一滴不属于他的血从刀柄上贴着他的肤面落下,滴答,打在他蹭了灰的白嫩膝盖上,才突然像是乌云破开了天,然后大雨倾盆。

“是…我。”

是他,将背叛本丸的罪人药研藤四郎手刃于池田屋的,就是他。

真是个噩梦不是吗?

其实药研藤四郎也没想到的,他只是从本丸出来之后想着晚饭还没解决,就想跑到市中去买点东西带回去,毕竟本能寺废土一片鸡不生蛋鸟不拉屎,连野菜也挖不着一根能挖着的也可难吃,所以。

却没想到偏巧赶着本丸出阵,还偏巧赶上厚藤四郎看见了自己。

“呜——”刺耳的号角声划破这深蓝天空底原本的平静,药研藤四郎暗叫一声不好扭头就想跑,但强大的不可控定力却已然将他钉死在原地,甚至还有强迫他转身迎击的势头。

这是强加于叛变者身上不可挣脱的诅咒,一旦战斗开始,就要被剥肉削骨去了原本的相貌,再生出骇人的爪牙,带着一个清晰理智的魂和不受控制的身体,攻击曾经生死与共的同伴,直至分出个你死我活。

所以药研藤四郎最近才要一直躲在本能寺的。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竟还是来得这样快。

厚藤四郎虽也是身经百战的刃,但在这个战场上到底还是个Lv差强的小刀,面对眼前足比自己要强大数倍的敌人自然显得捉襟见肘。药研藤四郎是心知这一点的,所以当他终于不可遏制地拔出刀来时,一个决定被做下了。

只见厚藤四郎面前这把原本尚僵直在原地不知是犹豫抑或埋伏的骨蛇忽而长尾一甩,口中短刀一扬,便将自己这嶙峋身躯化作一道青光闪电般直扑面前杀来。

铿锵!是兵刃碰撞,是金属摩擦间的火花迸溅,但短刀拼得向来不是蛮力,一击眨眼过手,又上砍,再下劈,再横切,区区一个现在的他,竟倒也是招架得有条有理,还慢慢有了上风势头。

——但是这未免,有条有理得来…甚至有些熟悉。

厚藤四郎无意识地一个恍惚,结果对方立刻趁机而上,一圈圈紧紧缠住他的上身,却没箍得住手臂,让他还有机会提刀勉力架住了那袭向咽喉的致命一击。

战至此番境地,也就只剩硬拼蛮力了。

于是两刃彼此相压,都因施加上了巨大的力道而微微发着抖,只等谁第一个力竭败下阵去,便能决出个生死。

然后厚藤四郎赢了。

前一秒他于烛火般飘摇不定的视线中忽然对上了对方那一双黑洞洞的眼窝,明明不见眼珠,却好似浮现出来了一双眸光闪烁的眼,后一秒还不等他辨认清楚,忽而手间虎口剧痛,刀便失了控制,顺着惯性往前一送,便轻松地捅穿了对方的中身,眼见不过一团空气,却依然遭受到了好似破开肉体一般的阻力。

是幸运,是巧合,是刃尖打了个滑儿,他只用一道划伤,便换来了初阵的胜利。厚藤四郎有些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还有些高兴,嘴角已经弯翘了起来。

然,骨蛇的形渐渐淡去了之后,显露出来的却是奄奄一息的人,口角溢血,神色却还淡然。

厚藤四郎这才发现,原来这,还是个悲剧。

药研藤四郎此时其实已经没多少气力了,手臂却还挂在对面人脖子上,像是个固执的小孩,不抱着自己心爱的玩具就总没办法安然地睡去。

“这条命…”他动了动手,喉咙里咳出的血沫溅在厚藤四郎嘴角。他连忙抱住他,于是两人就一起跌跪在地上。药研藤四郎比厚藤四郎要矮些,索性就倒在他肩膀上靠着了。

“这条命……”他意识模糊地,感觉另一只手在腰间扯拽,其实只是在动弹手指而已,但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那个画面——

“…还给你。”金色的下绪被拽下来,干净且完好无损,漂亮得就像一个全新的一样。药研藤四郎把它放到厚藤四郎手里,然后按住他的手掌包起叫他握好。

“还给你。”他又小声地念叨了一遍,然后就放心地闭上了眼睛,完全没有发现其实自己只是用手在厚藤四郎的腿上随便乱摸了几下而已,那条金下绪还被他好好地绑在刀鞘上,和他的大蝴蝶结缠在一起呢。

但是也没有什么所谓了吧,反正他都死了。

厚藤四郎感觉自己要崩溃了。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