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在OOC的边缘试探

夜里寒风刮着枯枝飒飒,白月光投下来,往纸板门上打出残存的几片秋叶凋零的模样。厚藤四郎被这声音吵的半醒,迷迷糊糊地睁开一边眼睛,正瞅见药研藤四郎面向着他睡。他们俩床铺隔得近,基本一翻身就能碰到,于是厚藤四郎也裹着被子,轻轻一翻身,嘿咻,正贴进他怀里去。

短刀的动作又轻又快,但同为短刀的侦察力也是不低,药研藤四郎往浅梦里觉得怀中突然多出个温暖,眉头微皱了一下,又反应过来,手顺势一抱,还拍了一拍。

这时风忽而停了,好似天地间一下屏息凝神,然后下雪了。

厚藤四郎是被兄弟们的欢呼唤起来的,清早的晨光并不刺眼,空气中充盈着独特的冰爽味道,亮晶晶的。他慢悠悠地睁开眼睛,瞅见身前正扣着衬衣扣子的药研藤四郎,他的手白皙又骨感,细嫩得像个小姑娘,却又带着长年使刀磨出来的老茧。

更远一点的地方就都模糊在一片白光之中,让他不由得闭上了眼。

“他们怎么起这么早…现在什么时辰了?”

“现代时来说,早上七点。”药研藤四郎话里带笑,一边披上了厚棉羽织一边又拍拍这兄弟的被子,“我去拿点点心吃喝过来,再不起床可就没你的份了。”

果然,下雪的时候还是要吃糖炒栗子配热茶来的好。

久不曾摸一次雪的人们打闹着,搓雪球互相往对方身上砸,或是干脆一起扑进雪里,哗啦弄得一阵雪花漫天,又有五虎退帮着秋田藤四郎一起堆雪人,小老虎们四散开去推雪球回来,又被抱着啪啪拍掉身上的雪渣子,嗷呜嗷呜。

“你不去吗?这可是今天的第一场雪。”药研藤四郎在看厚藤四郎,“据说摸了可是有好运的。”

“……”厚藤四郎没说话,但是瑟缩在棉袄大围巾里的模样暴露了他。

药研藤四郎就笑了,一口咬掉手里最后一个大栗子,动身就从廊道上踩落了下去,噗叽。

雪真的是个很神奇的东西,虽然会把你的手指冻得通红,甚至短暂地失去知觉,但是你依然会忍不住把它从地上抓一把起来,紧紧捏成一个漂亮的小球,像是想把这一整年的好运都用力压缩起来,然后投向你心所向的那个人。

“啪。”雪球落在厚藤四郎身前,炸开细碎的一片白,随之响起来的是药研藤四郎的笑声,“厚!一分落后了哦。”

“……!”

雪仗打起来了打起来了,碍事的大围巾被解开了整齐叠好留在廊道上陪伴团子和热茶,雪花伴着笑声炸开了满天,扔的最起劲的鲶尾藤四郎不小心撞倒了两个弟弟刚成型的大家伙,引得两人怒起反击,于是战火进一步扩大,院子里闹成一片到处是啪叽啪叽的声音。

药研藤四郎蹲下搓雪的时候厚藤四郎刚好来了面前,双手合捏了一个贼大的球球嘿嘿笑着就想砸,然而下脚却忽然一步踏空——估计是不小心踩了石板路间的缝隙——一下整个人就向前扑去。药研藤四郎愣了一下,赶紧抬手去接,结果,噗叽。

两人一起摔雪里了,厚藤四郎压在药研藤四郎身上,脚上的鞋还少了一只,露出白棉袜裹着的脚底来。

“哎哟…”

“哎呀…”

幸好雪够厚。

药研藤四郎恍惚着睁开眼,就看见厚藤四郎像只小豹子一样哗哗甩头,把满头满脑的雪都甩掉,然后手拨拉拨拉干净,又蹭蹭发红的鼻头,运动导致的气血上涌让那张小脸带上了点水润的红,英气间多补了几分可爱。

“现在不冷了吧?”他忽然就想这样再多保持一会儿。

“嗯,确实,还有点热。”厚藤四郎毫无觉察地,呼了一声,就要爬起来了。

“厚。”药研藤四郎突然喊了他一声。

“嗯?”

“啾。”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