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习惯写任性的东西

药研藤四郎最近似乎总有点走神,时常说着说着话,
就倏忽发现一双眼已然飘忽起来,那层沉紫色的雾浅薄发虚起来,代表其深邃进去的那一个灵魂已然离了他的四肢五感,得用力提醒,打个响指或是轻拍肩背,才会再入体,一下恍惚清醒起来。

“怎么了?这可不像你哦,药研。”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