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在OOC的边缘试探

藏星/1

— 迟到的万圣节
— 药研藤四郎/厚藤四郎
— 西幻/宝石拟化Paro
— 私设/OOC大量有,避雷慎重




传说曾有这样一块力量强大的魔法石,驭天地万物于吹灰之力内,通体澄澈,如水一捧,往阳光底下透出来是鸽子灰色的表衬着发金七彩的底,入手带温,滚烫而柔软,隐约能听得空气中有所波动,扑通,扑通扑通,好似心脏跃动,仿若活物。

然寻遍整个大陆,却无一人能清楚明白地说出这逆天存在的来历,只有当朝圣殿光明骑士团首座的乱藤四郎,嘿嘿一笑,把漂亮的冰蓝眼眸弯成个甜甜月牙,“我只记得的事情呀,那是龙的心脏化成的结晶吧?剩下的就只能去问药研啦!”

药研,药研藤四郎,前身曾是圣殿祭司团首席,如今却远走北山之巅,居住在那遥遥云层之上。据说只要穿过那电闪雷鸣风雨大作,就能抵达往昔被天空一族所废弃的一座无名小城,如孤鲸一般安静地漂浮着,目所能及空有那日月落在茫茫云海,连那最强壮的鸟儿都及少能穿越那号称“死神之翼”的暴风带抵达此处。

野史记载中的他是独自背负着行囊上山的,仅凭一人之力,一根魔杖发出的光芒,好似孤灯一般飘摇着,飘摇着,飘摇了足足十八个整的日日夜夜,才终于消失在那厚厚堆积的乌云之上。这个不过六百二十五岁,只相当于凡人十五岁寿命的年轻魔法师留给世人最后的只有一个回眸,正好一道闪电劈落,映亮了他望向这母亲大地的最后一眼,沉紫色的眼中,毫无迷茫。

只因他是那大预言中,被魔法石所命定的唯一守护者。

这件事由双子占卜师平野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共同发现,又由通灵使者五虎退及其能够穿梭于三界六道之间的灵虎去取得了多方的肯定回答,然后才去请的周游大陆的行脚商博多藤四郎为之选定了最合适的藏身之处,又托国御飞龙骑士团团长後藤藤四郎处理妥当天空之城上的补给问题,才终于能放心地让药研藤四郎去捕捉…不,应该说,迎接魔法石的到来。

人们都说,那一天连北山之巅上的星星都忍不住探出了头,停了呼啸的风雨,屏息静待。

“魔法石将降临在龙渊。”

那是上古史册中吞天的巨龙被狙杀之处,足足燃烧了一千年的大火曾经使这片平原焦土深厚寸草不生,然而之后的千万年时光中大风终于吹散了积怨,巨龙腐化的尸肉成了最好的肥料养起了花草生生,又有风雨来往那殒落的巨坑里蓄起了碧蓝的一汪大泽,白日时晴空万里花海无边碧波荡漾,入夜里星空无垠草木摇曳萤火飘飞。

然而龙渊大泽的水看似清澈见底,却因为千百年间持续浸泡着龙骨而剧毒无比,只有一种生物能长久地存在于这片仍旧被诅咒的土地之上,银麋鹿。

从前人们总错将银麋鹿误认为神子九色鹿,并追捕猎杀以求食肉长生,然而根据当朝最有权威的生物学家秋田藤四郎的发现,银麋鹿事实上是九色鹿的退化版,虽然周身一如其祖上九色鹿一般能散发出柔和的淡色光芒,却也仅仅只保留了这一个特性。

然而大规模的追捕围杀最终还是将这个天性善良的种族逼上了绝境,并发生了足以被所以目击过的人吹嘘上一辈子的,所谓“摩西之旅”。

成百上千的银麋鹿离开家园,向王国的边境汇集,向龙渊进发,夜里若是飞天远眺,可见无数发光的河流,或长或短,微弱而坚定,最终汇聚成一片银色的海洋,踢踏着振动大地,留下自己在这个王国中最后的回响,进入了龙渊,虽然随后也在进化适应中痛苦挣扎了一番,却最终逃脱了灭族的命运。

如今龙渊已暗许于他们一族,当朝丞相一期一振率粟田口兄弟会全员护送药研藤四郎抵达边界时,还得先面见等待在那里的使节,才可保他一人安全无恙地进入。

不过这次来的,却是银麋鹿一族的族长。

“他说,他希望亲自带领药研哥前往目的地…请药研哥,骑上他的背。”

五虎退是如此翻译的。

药研藤四郎抬头看了看眼前起码比三个自己加起来还要高大许多的族长,一时面露难色,却不想对方很懂,直接就趴下身来了。

等人背上坐稳后,他便落单蹄向前,垂首将自己漂亮的大白鹿角展示出来,又轻晃两下脑袋,完成示意,然后一扭头,流星一般就飞奔出去了。

不得不说,不愧是这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健足骄子,快是眨眨眼就快到了,但也快把那魔法宅的老腰给颠吧断了喽。

不过一族族长也只是到临近泽边便停下了脚步,不用翻译药研藤四郎也能理解他的意思。

——接下来的路,你要自己一个人走过去了。

此时距离大预言中,魔法石显现的时刻还有不到三分钟。

今夜的龙渊格外静悄悄,从前这夜里风拂花海所发出的声音尚能被戏称为巨龙侍女团的吟唱,此刻却也放轻了脚步连一只草间的萤火也不舍得惊动。

药研藤四郎提起魔杖点亮了光,稍稍裹紧了袍子,抬脚往前轻一步,稳稳地踏上了龙渊大泽的湖面,也一步踏进了星海,虽是倒影,却万分清晰得来足以乱真。

但是一低头,却又能隐约借着微光窥得,那远远水下,横陈的森森白骨,不过一节脊柱,从这个距离往下都已经感觉要与他的人等身,难以想象若是这玩意儿再出世来,那该是怎么样的令人震撼又为之胆寒的时分。

他继续踏水而行,时间所剩不到一分钟了。

不过,虽然预言中魔法石是一定会如期显现在龙渊,但除此之外却并没有更多,比如具体到点的坐标。或是其显现的方式,显现时的形态,都没有说明,所以药研藤四郎现在…其实是在跟着直觉行动。

他自己也是尝试过提炼低级魔法石的人,原理挺简单,就是将原有的力量抽离,并结晶化存储起来,需要的时候再催动使用即可。所抽离的力量越大,魔法石就越剔透,越强大。

只是这说得是人工的魔法石,至于天然的魔法石,天地为造日月所铸,可遇不可求。

时间越来越接近了,天地间忽而只余下了药研藤四郎踏水而行的声音,然后他也停下,便万籁俱寂。

星星还在闪烁,千万双眼睛温柔地注视。

“呼——”倏忽间,又起风了,“呼啦——”吹起药研藤四郎的袍子飘悠抖动。他下意识地就回了头,眼前出现了一颗悬浮在半空中的晶体。

黯淡的,泯然于星光中的,一下连棱角形态都分辨不清的一颗晶体,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也不知是否是因为它的等待,风儿才大胆了这么一下。

“就是…你吗?”药研藤四郎试着抬手,那晶体原地一动不动,却在两厢终于触碰到的那一瞬间一下光芒大作,激起凛冽的一阵风刮过草原,划乱了湖面的星,也让药研藤四郎施加在脚底下的凌波魔法失了效,悄声无息地就沉坠了下去。

窒息,以及微微腐蚀的痛感,并非不善水性,却动弹不得,他从不会考虑自己会如何死去的问题,然而在这种鬼地方被莫名其妙地淹死…也未免太过丢脸了吧?

“是啊。”竟然还得到了一声回应。

药研藤四郎猛地睁开眼,却见一束暖光打下来,正落在他身上,有灿若太阳之子的少年游鱼一般优雅地追溯而下,轻轻托起他的手臂,将他拥抱在怀中,熟悉的触感忽而填满了心头。

“你是…!”

—— 嘘。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