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在OOC的边缘试探

藏星/05

— 药研藤四郎/厚藤四郎
— 空石拟化/西幻paro
— 私设大量有/OOC避雷警告




——不是现在,那该是什么时候?

坐在摇摇晃晃下山的牛车上,药研藤四郎背靠着被太阳晒得来蒸出阵阵朴实香气的麦秆堆,万千头绪纠结在一起,以至于眼前一下下发黑,几乎就要看不清楚那蓝天白云,绿草红花随风泛波的一番好景色。

说实话,这是北山路上难得的好天气,目所能及之处高远而开阔,一眼就能望见那戴着“大礼帽”的山巅,终年不化的积雪底下露出些微岩石地质的黑色痕迹,怪不得被形容仿佛银白长发的女仙回眸顾盼,而再往上,被团团如女士草帽一般的云层所掩藏的背后,便是浮游岛,但是平日并不可见,而只有真正攀上峰顶的人,才有幸获得资格,将那来自遥远往日的壮丽尽收眼底。

那是相当动人的景象,虽然药研藤四郎已然有些淡忘,毕竟他也是亲身在浮游岛上居住过的人,最开始的两个星期还有些新鲜感,时不时出门转悠一下,但所收获回来的除了萧索的风声和寂静的星辰,就只有残垣断壁,连鸟儿都不曾降落,就更不会有其他生命了。

当然,除了前人留下的花草。

在被药研藤四郎认为从前是礼拜堂的地方,蔷薇突破了陶土盆的限制,颇具侵略性地长成一片,包绕着中间的一截只剩三分之一的大理石壁,岁月的流逝磨走了痕迹,所以即便仔细观察也看不出什么,只知道这是人的痕迹。

类似的遗留物还有很多,比如从窗口溢出来爬满了整座风车的牵牛花,还有沿着塌墙一路铺开到石板路基上的雏菊,抑或者早已长成一片森林的果树丛,即便无人护理也依旧安然结果。

说来也神奇,这片土地的生态依旧在完整地运转,只唯独少了动物的一环,这种奇特的神秘状况也给药研藤四郎终于找到了一些打发时间的事情。只是他的研究尚未找到头绪,便又回到了下面来,这个明明已经宣誓再不回头的世界。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把自己包裹在斗篷底下,舒服地躺在谷草之间的空隙里,乘着阴凉睡得正舒服。

“厚藤四郎。”

仿佛分别只是昨日的一场噩梦,再醒来他们仍是百年前的稚嫩雏鸟,努力地丰盈着羽翼,彼此守望。

如果当初他不离开的话,那现在该已经坐上了首席祭司的位置,而药研藤四郎也许会成为骑士团的团长,或者去管理文书院,总之是待在白塔底下,然后等着夜里钟声敲过,就脱下一切沉重的包袱,去白塔顶上找自己的兄弟一块儿看星星。

可惜,事与愿违。

忽而一阵风刮来,药研藤四郎顺势轻叹了口气,转而爬爬爬到厚藤四郎身边去,刚想躺下,却突然发现对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在看他。

“想完事情了?”那双眼往阳光底下闪着温润的蓝光,是厚藤四郎的特有色。

“嗯…”药研藤四郎一时语塞,随口应了一句便裹着斗篷躺下,又挪动挪动,正凑到厚藤四郎身边最近的地方去。

“应该很快就能到可以坐船的地方了,然后就快咯。”厚藤四郎笑起来,顺手挑掉挂在药研藤四郎发梢边的一缕枯草。

“要是坐船的话,估计一个下午,咱们晚上就能吃上那远洋的海鲜了。”药研藤四郎简单回忆了一下,也露出了笑意,因为贝尼斯城其实就位处在北山之巅之下,沿着海岸线排开,形似一个巨大的纺锤,中心为一座船型高楼,高高竖起的桅杆上飘扬着红白双色的属地标志旗,即是提督府,也是博多藤四郎所谓的“阵地最前沿”。

“好久不见博多了,我记得我走的时候他还没有去贝尼斯城吧,他是现任总督吗?”

“当然不了,只是商会顾问罢了。”正午的太阳尚有些晃眼,叫药研藤四郎即便待在兜帽底下也忍不住眯了起来,“他是在四百年前才刚去的,现在的贝尼斯城可比那个时候要繁华个十倍以上,城的面积也扩张了许多。”

“不过那个时候我们可还不知道大陆的外面,跨越海洋,原来还有住民。”

“但是听说他们有些人只有我们百分之一的寿命还不够。”

“短暂如眨眼般的人生啊…”厚藤四郎微一闭眼,“也许对于他们而言,生命又是完全不同的意味了吧。”

“——反正我是不想要。”药研藤四郎被这句话有些莫名的噎到。

“如果从出生到死亡只有一天的时间的话…”那边却还兴致勃勃地,想要继续讨论下去。

“…那我岂不是明天才能见到你了…”他犹豫了一下,到底轻叹出声,虽没有用最直白的说法,但应该不至于听不懂。

“……”果然,这是个有些戳痛的开始,厚藤四郎的眼底也是轻微一黯,沉默了下来。

嘎吱嘎吱,是车轮碾过碎石草路的声音。

“——不过。”药研藤四郎忽而吸了口气,弯眸露了笑往自家兄弟那边又凑一点,“幸好我们还是拥有明天的不是吗?”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