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在OOC的边缘试探

我总是梦见永不消逝的黎明,晨星挂在天边,脚底的长城熊熊燃烧,散发出到蛋白质特有的焦臭,手里的剑几乎折断,袍角蹭满了褐红的血,刚想说战斗胜利了,我们去看日出吧。你却告诉我你还要去去就回,我看了眼那破卵的邪神,怎么也不信。

唉,帕帕力莫,若是不需跨越长城,那该多好。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