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习惯写任性的东西

杀手养成[二][王叶王]

◇情节有相应改动/长篇

◇重度OOC可能/雷者慎入

◇请忽略时间轴谢谢

◇渣文笔/祝阅读愉快





 

晚餐做的是最简单的扬州炒饭,叶修下厨。

 

“想不到你还会做饭。”王杰希用筷子拨拉着碗里松脆的米粒,顿了顿,“不会是只会做这一个吧?”

“当然不是啦。”叶修连吃饭都不忘在手边放上烟盒打火机,捧着碗吃得各种投入。

“……你是做杀手的吧?”王杰希歪了歪脑袋,他在看叶修左边嘴角粘的那一颗饭粒。

“是又怎么样?”叶修抬头,舔了舔唇角,饭粒依旧顽固。王杰希按捺住自己想要开口提醒的欲望,将自己预先备好的台词说出来,“那我给你钱,能帮我杀掉我的仇人么。”

“一个人头五千。”叶修很干脆地,见王杰希眼底亮光,从容不迫补充条件,“要美元。”

王杰希沉默了,桌子下面放在大腿上的手揉了揉自己瘪瘪的裤袋,只有今天买东西剩下的五毛钱在里面。他倒是记得母亲存款账户的密码,但今天来的人少说也有六七个,出钱全杀掉虽然是足够,但也等于放弃掉了他以后的活路。

叶修一副不出所料的悠哉表情,筷子敲敲碗边拿腔拿调一句,“冤冤相报何时了啊,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一瞬间少年的呼吸就急促了几分,下手捏紧了自己膝盖,咬着牙按捺心底翻涌而上的悲痛。他是看着母亲倒在走廊上的,那个风韵犹存温文儒雅的女人背心中枪,击穿心脏带出一地褐红血液浸湿地毯,那一头飘逸的长发纷乱散开,掩住那张苍白的脸。

他恨,他好恨,差点没失控了扑上去野兽一般咆哮撕咬,却那种自小而来培养的强大理性根深蒂固地稳住了他的心智,让他最终选择压抑感情,从容踱步到叶修的方向寻求帮助。

其实如果那一刻叶修最终没有开门,他绝对会不顾一切地冲回去。

 

但叶修开门了,由此为他的复仇垫上了一块坚定的基石。

 

“我和你,做个交易怎么样?”王杰希抬头,认真严肃地看向对面的叶修,“但首先你得确保你嘴角那颗饭粒是打算留着明天吃。”

叶修的眼神变得古怪,却迅速跟上了这种跳脱诡异的节奏,抬手抹抹嘴,眯了眼看向对面的少年,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在期待。王杰希就吸了口气,一字一句地,“教我做杀手,我帮你打工。”

“呵呵?”叶修乐了,毫不掩饰自己眼底的轻蔑意味。“喂,杀人可不是过家家游戏啊小杰希,请认真严肃地告诉我你只是在开玩笑好吗。”

“我可以认真严肃地告诉你我现在就可以叫你一声[老师]。”

叶修眼底的暖色黯了下去,王杰希忽然有点心虚了。自他进门这个男人由始至终就没有露出过认真严肃的态度,一直在笑,能面不改色地调侃他的痛处又能用蹩脚的手段逗他开心,由此骗得他暂时遗忘了这个男人的真实面貌。

 

那可是冷酷无情的杀手,是能干脆利落把人当瓜果蔬菜一般虐杀的存在。

 

透心的凉度自头顶灌注,只是一个晃神黑洞洞的枪口接上消音器已经对准他的天灵命门,叶修眯起了眼食指压在扳机处,冷笑一声,“知道吗,我会开门救你,已经碾压了自己的底限,如果你乖乖闭嘴,明天早上就离开,我可以保证至少不让你的小命在我眼前丢掉,OK?”

王杰希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心底却有一个强硬的声音在滋长壮大,母亲横死的姿态在脑海间反复播放,血泊缓慢扩散,吞没那张温情款款笑意盈盈的脸。于是他昂起了头,不屈不挠地顶上男人的枪口,“那,你,就开枪呗。反正我全家都死绝了。”冷漠的笑意被回敬,重重捶打在叶修的心底,二十年人生第一次,他犹豫了。

说实话叶修是个很怕麻烦的人,多少年他没有搭档独来独往,一人火里来冰里去。面对这个倔强的少年他本可一枪毙命一劳永逸,却在最后一刻忽然无法复制从前那般果断。王杰希眼底燃烧着的火焰是如此熟悉,冷漠而强大,坚定而决死。

 

——真的没有办法拒绝。

 

叶修啧了一声,一抖手腕手枪就转了个个头,枪头换做枪托,不轻不重地敲了两下王杰希的额头。“好吧好吧。”他妥协了,“我可以教你怎么杀人,但作为代价,你得完全听我的。”

“只要不做你的性伴侣。”王杰希呵呵一笑,准确挖出了叶修单身多年的事实。

“咳,哥不对未成年人下手。”叶修扶额,总觉得是挖了个无底洞把自己推了下去。

王杰希似乎挺满意地,起身收拾盘子端去厨房,回头突击补了一刀,“其实,我十八岁了,你要看我的身份证吗?”

“洗你的碗去好吗王大眼。”叶修眉梢一挑自动生成了王杰希的新称呼。

 


- TBC -

评论(1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