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习惯写任性的东西

逆世推行[黑王][严重拉郎]

◆段子集
◆脑洞产物
◆盗墓X全职/不接受拉郎者慎点
◆暗搓搓自给自足

◆惹祸上身相关


王杰希到底还是个普通人,没见那地沟阴影里头真刀真枪的见血场合,随人退着退着就不自觉地开始手抖膝盖发软,黑眼镜一手护着他一手只提支小手枪作斗争武器,却还乐得有心情哼着跑调的歌。

左拐右拐躲进一条小巷,男人拽着他的手捏他的中指骨节,随即长臂一捞把他抱了按紧在铺了一层琐碎青苔的灰土墙面上,带着血腥气的温热鼻息刺在耳边,沙沙地有种破风箱苟延残喘的错觉,“害怕了么,王大大?”

王杰希连喘气都带着颤抖,说不害怕那是真昧着良心骗人。巷子口大半被垃圾箱挡住,老鼠盘过脚边,那七荤八素的恶臭熏得他胃里翻江倒海得紧,却不能吐,即便他真心不在意吐黑眼镜一身。

纷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带着市井十足的咒骂与吆喝,那一刻黑眼镜猛然将空间继续压缩,紧贴得来错觉仿佛两个人都要被挤成一个人。王杰希下意识偏过头去避让,包在衬衣领口里那白皙颈项随之拉出一条漂亮弧度,诱得那边人忍不住就张嘴去轻咬了一咬,七分戏谑三分动情地。

王杰希敏感地缩了一缩身子,啧了一声胳膊肘外拐去顶黑眼镜的小腹让别闹,人却趁机压的更紧,顿时那种压迫的窒息感就凶狠地涌了上来,逼得他吸气收腹。

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巷口处有手电光一扫而过。那一瞬间心脏仿佛提到嗓子眼,却有惊无险,看来只是大部队里其中一人碰运气地一个无心举动。

他肯定不能想到,若是自己再往内走一步,就会看见他们大部队的两个目标以一种纠结又暧昧的姿势相贴,以仿佛要与墙壁结合的趋向缩在那儿。

最终脚步声远去。黑眼镜稍放松了些,左右侧耳去听,确认没有例外后,才慢慢想从王杰希身上起来。那边却明显失了耐心,提臂就是一拳用力顶在他胸口上把人推开,弯身扶着膝盖大口大口喘起气来。

“他,他妈的……以后这样的场合,别预我的份。”难得一句结巴粗口,黑眼镜闻言挑了眉稍,提枪枪口正了正墨镜。

“我也想啊。”他还是在笑,无辜摊了摊手,“可是是你自己,踏上了贼船不是吗?”

王杰希心底清楚明白,黑眼镜说的是那天豪迈不可方物的救人事迹,也已经成了他认知中永远的黑历史。

—— 说实话到底为什么会选择惹祸上身呢?太不符合自己的为人处事了吧。

王杰希皱眉,撑着墙面想站直身体,却无奈那生死逃亡的后怕余劲还在体内叫嚣,让他周身无力。

黑眼镜不是真瞎子,当然看得出,笑了一声把枪塞好,拽了人一边手腕压到自己肩上,下蹲一顶一捞,就把王杰希神奇地背到了自己背上,稳稳地。

“不怕了啊,我们回家。”男人呵呵笑着。

王杰希趴在他背上,叹了口气闭上眼。

—— 管他娘的,要多大祸都随便惹去吧!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