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习惯写任性的东西

无人之境/上-Which=You

◇ 耍游戏刷到怨念

◇ B站岚少实况推介/无私心

◇ 剧情改动/真爱小周

◇ 不接受谈人生

◇ 必须脱稿谢谢



      叶修醒来的时候就是干巴巴地对着一堵墙,一堵白花花白生生干干净净像是化妆过度的女孩忘打腮红又像吸血鬼放完了血苍白如纸的这么一堵,没有丝毫信息的墙,不过幸好还够仁慈,摸摸兜里,早上从老魏那儿顺来的半包五叶神还好好地揣在兜里连纸壳子都没皱巴一下。可等他赶紧赶忙地敲出一支塞进嘴里再打算动作的时候,却杯具地发现,没有打火机。

 

      好吧,那只能真·叼着过瘾了。

 

      他迫着自己顺心顺意地接受这个其实挺心塞的事实,然后开始四处走动探索眼前这么一个空荡荡的大别墅。通向二层的楼梯往上是一片醇厚的浓黑,明显有点不科学因为叶修起来的那个地方旁边就是一扇巨大的窗口,外面天光也是白花花白生生亮得刺眼的一片,除非二楼是个纯封闭的暗室。

 

      进过去正对面就是一排贴墙的组合式橱柜,台面上隔着个方方正正的纸盒子,拿起在手就抖落了一袖子薄薄的灰,用手去戳戳那底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质感非常轻,大概就是一个普通的纸壳子不知什么原因就这么被遗弃在此。叶修这么想着,就想放下再去转转别的,却刚侧过眼眼角余光顺势扫过刚刚放置纸盒子的地方,就给他看出点不妙来,下意识地,就把那纸盒子翻了个盖,果然,有字。

 

      Death Not Ends.

 

      是颇好看的草花体,还带着点年少的稚气与圆润。

 

      “哟,还挺文艺的啊。”叶修呵呵一笑,耸了耸肩把纸盒子物归原位,然后转头去看旁边那扇绘着一个巨大斑白心形的铁门。锁着,非常经典的设定,而网格背后似乎贴着一层毛玻璃还是别的什么,无论怎么去看都看不清门内的情形,于是只好以耳朵贴着门板去听,然后令人颇有些毛骨悚然的事情被触发了。

 

      一,二,一,二,彭,咚,彭,咚。

 

      非常容易判断,是心跳的节奏和声音,虽然隔着一扇铁门已经被弱化到了极点,却还是被叶修艰难地分辨了出来。他首先考虑的应该是门后藏着录放机,如果不是这么无聊的结果的话那就真心非常以及及其的行为艺术了,相比下那些什么裸奔啊装蘑菇啊人体雕塑啊都弱爆了,人家那很有可能是直接把心掏出来体外循坏了啊!

 

      然后叶修就笑了,为自己这种恐怖片出来的奇葩想法笑了个开怀。

 

      “难道这间别墅的主人是个行为艺术的变态然后把哥抓来搞什么奇葩实验?”他一边继续着自娱自乐的脑补,一边忽然就想起来周泽楷。本来今天要出门就是为了赴约,恋爱一周年那边表示怎么样都想吃顿好的,隔天晚上还专门发了信息打了电话提醒叶修要穿的正式得体,别再一身三天不洗的运动服白T恤走遍天下。

 

      然后早晨醒来出门没走了两步突然一晕,起来就到了这里,没头没尾。

 

      现在估计着时间还没过正午,不知道周泽楷是不是已经在约定好的地点等着,也许穿得一身非常帅气也许只是依着往常性格穿着轮回官T配黑色休闲长裤,在毫无自觉地情况下把自己变成长腿大帅比,衬得旁边的叶修就像个隔壁世界的人。

 

      不过他们还是在一起了,还过得挺幸福。

 

      “还有时间,不如快点找出口吧。”意思意思整了整一身干净衬衣,叶修回头继续开门去了。

 




TBC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