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习惯写任性的东西

无人之境/上-Which=You

◇ 耍游戏刷到怨念

◇ B站岚少实况推介/无私心

◇ 剧情改动/真爱小周

◇ 不接受谈人生

◇ 必须脱稿谢谢



      卫生间的门倒是挺容易就扭开了,内里的布置非常简单,左侧是盥洗台带镜子正面对着就是马桶,叶修先是照了照镜子,然后低头就想伸手去摸那盆地的钥匙,却不料那漏水口颇有一番坑爹设计,只是刚刚触到那钥匙就极端BUG地自己滑掉下去水管里面了。他只好又蹲下来,去敲敲那接着钥匙的弯道处再用脚用力踹踹看看能不能破除,但,结果不能,就像每一个好坑玩家的探索解密游戏一样,违反常理掉落的钥匙一定是引导向某种不为人知的Flag,所以还是能够释然的。

 

      对于那个马桶,叶修本来是不想去管,却碍于考虑到说不定里面也藏了什么Flag,还是蹲下身去默默地把盖子掀开了,徒手地,因为这马桶干净得一尘不染就像新的一样,又是极端地不科学。

 

      马桶盖掀开,水清澈见底,借着透传过来的天光,明显可见底端有什么物件在闪闪发光,但如果不捞起来是真心难以分辨清楚模样,但看见那个小东西的瞬间叶修的心尖忽然就狠狠地颤了一下,像是被什么人狠捏一把,本能地感觉不好起来。

 

      那是个轮回战队的徽章,在被带出水面的那一刻他已经下了定论,同时心底一凉。

 

      这是个提示,非常明显地让叶修来用弹掉的烟灰想都能清楚明白的提示。

 

      周泽楷。

 

      “喂喂……这什么节奏啊…”叶修皱着眉头站起身去,往水龙头底下仔仔细细地洗干净了手,连带着那个轮回的铜徽章一起洗干净了放进胸前口袋里,再往裤子上随便蹭了两把把手彻底蹭干,习惯性地捏了捏嘴边的烟想夹下来弹弹烟灰的时候,才恍惚尴尬地意识到,因为他一直没找到打火机,所以烟还是一直没点着。

 

      都说关心则乱,这回是有点感受到了。

 

      “看来不去二楼强行破窗这个想法是行不通了吗。”他耸了耸肩,返回大厅正中找到那向上的扶梯,站在入口处再次望了望上方,二楼依旧是一片醇厚的浓黑笼罩着不能瞥见分毫,原地踏了两步,叶修吸了口气,忽然抬手到嘴边比了个喇叭的形状,用尽力气高吼,“周——泽——楷!你在吗?”

 

      竟然还有回音。

 

      “收——到请回答——咯?”叶修不死心。

 

      依然回音嘹亮。

 

      “喂!再装死哥可就上来揍你了?”嘴上说着气势汹汹,其实人还是原地一步没动懒洋洋地。

 

      尾字的回音往空旷墙壁上左右反弹,很快淡去在某个深处角落,然后就彻底安静下来,除了叶修的呼吸声和似有若无的心跳,没有语音,没有脚步声,没有任何的声音讯号,甚至连外围原本还有的欢快活泼的鸟叫声都在不知何时停顿了下来,就像是突然被按下暂停键抑或无声升起的隔绝屏障,突然之间整个世界整个空间就只有叶修一个人对着二楼的黑暗,仿佛面对着食人的巨兽要张开血盆大口。

 

      男人本能地开始感觉毛骨悚然,恐惧像是毒蛇悄声无息沿着腿部攀上,紧压脊背。

 

      “好,那我就上来了。”挽了挽袖子,叶修心里想着周泽楷那张吃倒全联盟的帅脸,一咬牙蹬蹬蹬地就沿着台阶跑了上去,一边跑他一边还小声地哼起了大家都最最最耳熟能详从小唱到大的那么一首,歌。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组成……唉?”

 

      原来跑上三楼只要三秒钟不到,叶修眼见着那白亮窗口映着白粉墙出现就赶紧刹住脚步,堪堪往前蹬了两蹬才稳了,好险没有一头磕上去。原来这二楼的空间相比起下面一层实在是窄小逼仄了不知多少,一条走廊延伸过去最末端的黑暗中,似乎连两个男人并肩走过都容不下去,当然如果是赛州长那般高大威猛好先生的体格那估计直接走过去肯定憋屈。

 

      最靠外面的那间房间房门已经被打开,门把上插着是贴了小纸条的银色钥匙,剩下几间则都是房门紧闭的状态。这很明显就是没得选择,于是叶修也就挺顺从地先进了那个房间,门板上用白色油漆大大地写上“1”的,而那把钥匙上贴着的纸条也是写着数字1,这自然又是一个提示。

 

      “噢?对应的钥匙开对应的门是吗。”他说着就把那钥匙拔下来,左右仔细地端详了端详,再稍微蹲下身去仔细对比了对比锁孔形状,除了那钥匙上明显印着的商家标志是“BILI”之外,别的一无所获。

 

      入口有柜子,房间整体依然很空,而左侧的白粉墙上第一次出现了涂鸦,却为了明显标示换成了一种类似褐红的颜色,深深印在墙面上制造出一种颇压抑的视觉效果,特别是那人形标志的底端因为用墨太多所以淌下了一条清晰痕迹在下方凝成一个圆点,配合着半明半暗的光线,简直了。

 

      “两个人带着钥匙,不能开门,一个人带着钥匙,才能开门的意思……吗。”叶修很快地就解读出了涂鸦所包含的信息,视线顺势就转向光线的来源,那里果然是一扇落地门,外面依然是亮白一片不甚清明的光。

 

      事到如此他也不太想去尝试那扇门是否能成功打开,但那扇门的门把上却也插着一把粘着纸条的小钥匙,若不是那一瞬间那纸条被外来的风吹得摇晃露出了其上的黑色字迹,还真的就会被忽略掉存在。

 

      原本以为那就是开门的钥匙,但拔下来之后仔细一看纸条才发现,那却是写着一个大大的2字,而相对应的2号房间,就在叶修现在所在的1号房间的正对面,牢牢紧锁。于是大概地就可以这么推理一下剧情,有人在房子的不知哪个角落捡到了1号房的钥匙,打开了这扇可以到达出口的门,然后这个人又在不知哪里发现了2号房的钥匙并进行了开门的尝试,然后那把钥匙就被留在了门锁之上,而这个人,不知所踪。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人一定还在房子里,不然那行涂鸦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会是周泽楷吗?

 

      叶修不敢肯定,因为从这个探索程度来说,二楼实际上已经到了尽头,再要继续开门就必须下到一楼去拿到3号房的钥匙,这样的话不管怎么忽略都一定能发现另一个人的存在。如果是周泽楷的话,这时候就算已经拿到了最终的钥匙,也一定会乖乖留在他身边等着他醒来,然后再一起想办法的。

 

      推理到这里忽然就有点小放心了,于是他就大胆地走过去,将钥匙戳进2号房的锁孔里,轻轻一扭,果然那锁舌已经是在可活动的状态。但不排除会有人躲在门背后就等着开门的一瞬间袭击,于是叶修学着电影里的桥段,人藏在侧边,伸长了手去把门拧开,然后突然用力往前一推。

 

      砰。是门撞到墙面的声音,瞬间有光透亮,可见一片扬尘,还有拉长的这么一个人影。

 

      “今天份的野图Boss,哥来了。”这么说着,叶修鼓起勇气,进了门。

 




TBC

周更/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