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在OOC的边缘试探

Just 脑洞 For 肖队和他的卡

* 架空私设有

*账号卡拟人有

*性格私设有

*脑洞大不可救

*肖队脑残粉

*食用愉快





生灵灭曾经问过肖时钦一个问题,问他有没有后悔过。当时肖时钦捧着本书身在百米开外,图书馆三楼综合图书第213排书架左侧,他眨了眨眼,清晰地看着那个荒鬼慢吞吞地自墙角的阴影中站起,缓慢地张开嘴巴,移动头部,似乎是在看,可这种全身漆黑的类人生物没有五官,连嘴巴都仿佛只是自身体内部突然生出的一个空洞。

年轻的机械师想了想,笑出了声,“谁加入千机局的时候没有后悔过呢。”说着果断拔枪,却不是朝目标发射,而是鸣枪示警。黄铜子弹撞上天花板,滚雷一般的巨响在原本安静的范围中爆炸开来,瞬间激起轩然大波。

随着人群逃离而逐渐远去的喧嚣声中,那只荒鬼终于注意到了肖时钦的存在,它缓缓地摆动它黑色的头部,那一瞬间让肖时钦产生了一种近乎被注视的错觉。他下意识后退一步,喊了一声,“生灵灭。”

“On yourservice,Master.”

 

 

任务就像流水也像不必要的烦恼,来得快去得更快,转眼间肖时钦就和生灵灭一起搭上了回家的地铁。一身低调打扮的男青年背着略显土气的灰色运动背包,半张脸埋进红格子的民族风围巾中,一双眼隔着镜片看过去只剩麻木的平静。而穿着一整套黑色三件套式西装,鼻梁夹一片金框单片眼镜的男人安静地站在他身边,由始至终习惯性地将他置于一个随时可以被保护住的范围。

这样的组合明显非常的引人注目,更何况这两位的发色和眉眼已经相似到了一定的程度,只是深色与否及青涩与否的问题。

 

“Master,我不明白。”生灵灭提问。

“你不需要明白。”肖时钦闷着声,把装入了厚厚十几本书的大书包用力再往肩上甩一甩。

 

没有人会想到这是千机局的在职人员。在一般人的想象中千机局的人总是犹如上世纪的那部老系列电影《007》中的特工詹姆斯·邦德一样无所不知无所不为无所不能,他们应该总是身着那套专门设计的黑色制服在夜色中飞檐走壁,严肃得来几乎足以一眼秒杀弱鸡敌人。但其实他们最开始都只是普通人。

 

黄少天在得到夜雨声烦前只是个沉迷网络游戏的熊孩子。

喻文州在得到索克萨尔前只是个中规中矩的红旗好少年。

 

张佳乐在得到百花缭乱前只在放鞭炮时候接触过火药。

孙哲平在得到落花狼藉前只是个普通的金融系高材生。

 

韩文清在得到大漠孤烟前只是市立初中的一位体育老师。

张新杰在得到石不转前只是个普通的上班白领。

 

……

至于他们的王牌周泽楷,那是在一个雨夜被现在的千机局老大叶修带回来的,和王杰希一样,他们的实力强劲,却来路不明,总是战斗在第一线,却得不到任何由叶修争取回来的除外的任何公民所应当享有的政府权力。

 

“那Master你呢。”生灵灭总是难以控制住自己对肖时钦的好奇心。

“我?”肖时钦笑了一声,从手机里抬起头,他长得其实很好看,南方人特有的细腻精致,鼻梁挺翘嘴唇削薄,眉眼弯弯下巴尖尖,却一点不娘气,说话行事间明显是一股雷厉风行的味道,说一不二,无法通融。“我就是我啊。”

这句倒是实话,肖时钦又不会跑不会消失,不会因为你一不小心下错站台就见到一个完全不同时空沟通不能的肖时钦。但这句话其实也是在偷换概念,他明知自家召唤灵不是在谈这个问题,却也有意避开了。

“Master,我想问的是,之前的你。”生灵灭明显不打算放弃。

肖时钦的眸子就在这一刻暗了下去。“你觉得现在谈这个问题合适吗?”

“…不合适。”生灵灭垂眸,微微倾身表达歉意,“抱歉,Master,我想我总有一天会听到你告诉我这个答案,不过不是现在,对吗。”

“是的。”小青年眼里的神色软了下去,抬手摸摸自己召唤灵的脑袋。

 

 

地铁车厢里轰鸣着暖气令人昏昏欲睡,肖时钦却不知为什么感觉指尖发冷。那种感觉很不舒服,透露着危险的讯号,就像明知的毒蛇藏身暗处蓄势待发,每一个下一秒的情况都无从预知。他下意识拽住生灵灭的袖口,于是生灵灭很自然地就把他圈在了怀里。

这时候已经接近终点站,车厢里没剩几个人不是在玩手机就是在打瞌睡,所以肖时钦没有像往常一样抬手阻止生灵灭的举动,而是选择安安心心地待在那个怀抱里,闭着眼尝试调整呼吸节奏。

“生灵灭。”他开口,“扫描。”

“明白。”生灵灭应着,抬头环视一圈车厢,作为晶体显示屏的单边镜片面上自动刷新范围内一切可视或不可视之物的动态定位数据,没有警报,一切正常。这个结果被如实汇报,他本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肖时钦稳定,可没有。小青年拽着他袖口的手在轻微地颤抖,实诚地暴露了此刻波澜起伏难以安定的心情。

“Master.”生灵灭出声,然后忽然低头亲吻了一下肖时钦的手背。

召唤灵其实是冷的,因为他们的存在只是操作者灵魂力量的投影,属于与荒鬼和顽兽同一的灵体存在,被开发出来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战斗,等到上述两种人类生存的最大威胁被彻底消灭,他们的存在意义就会立刻失去。

肖时钦的手一抖,堪堪收了回去,“别这样,有人看着。”他好像是在笑,不过声音压得低低的。

生灵灭愣了一下,用力把肖时钦抱紧。

 

 

列车平安到站,肖时钦稍微松了口气带着生灵灭赶紧下车,一路小跑沿着电动扶梯往上估计是想快点出闸快点回家。生灵灭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思维却走起到了刚刚下车时偶然的一瞥。

那是一个地铁站的工作人员站在门边举着提示用的牌子,只要搭乘地铁就没理由不看到的画面,过于的稀松平常以至只有召唤灵凭着一星半点的莫名感应注意到了,而操作者浑然不觉。

他直觉地意识到有事情不对,想开口叫前面的肖时钦停下来。

可是来不及了,前方原本明亮的电梯出口转瞬被黑幕切断,随即有无数双状似无物的手猛然伸出,明显是要去把肖时钦拉到那边的方向,生灵灭毫不犹豫地抬手就是三枪连发,啪啪啪三声脆响准确地崩断跑在最前方的三只手,然后他一个大步跨前就稳稳接住了往后跌落的肖时钦,腰间又是丢出两个手雷,回头带着沿着尚是完好的电梯奔下去。

重新回到了地铁站台上,目之所及大不相同,尽是腐朽破败。

“Master,是我的错。”生灵灭皱着眉一脸自责地,“是我没有及时汇报。”他又想起了那个工作人员,他现在明白他为什么会觉得不对劲了,因为那个站员细想上去,面色灰白双眼外翻,动作僵硬又呆板,和僵尸没有什么两样。

“你现在说这个也没用。”肖时钦反而笑了出来,把背包扔下只带上钱包手机,“拿支手枪给我,先看看怎么出去吧。”

 


- TBC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