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习惯写任性的东西

[张肖/林宋]好文必追/番外

#有关小宋秘书的春心初动


宋奇英是万万没想到,张新杰会给他布置下来这么一个任务。肖时钦这个名字他确实听过,可那人不是写同人小说的吗?卧槽张总什么时候开始好这口了?!

不过腹诽归腹诽,既然交代下来了那总是要去完成的。幸好这年头买什么都不特别难,淘宝在手,天下我有。

于是当天晚上下班后宋奇英回到城北自己独身居住的小公寓,照惯例先对着晚间新闻做上个半小时左右的俯卧撑又是半小时的仰卧起坐,然后洗澡,再手动下碗清汤挂面配煎鸡蛋和葱花豆腐小白菜,吃饱喝足后就打开电脑开始刷网页,最后找了个同城本地的,下单付款后把那个标示付款成功的页面截图发给张新杰,这个难得的最优先任务就算完成了一半,接下来就是蹲等快递到货了。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第二天中午宋奇英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来电人自称是他下单买书的那个网店的店主,声音颇有磁性的一个男人。

“不好意思啊我们小店惯用的快递公司歇火了,您要想发顺丰可得加钱。”

“我不想加钱怎么办?”宋奇英眉梢一跳。

“那要不您亲自过来取一趟?我看地方也不是很远。”这边说着,那边宋奇英电脑自动登陆的旺信就跳了一下,显示“呼啸林庭”的店主发过来一条消息。

是地址,果真很近,就在同区。宋奇英内心暗暗比对了一下,同意了自己上门提货这个方案,顺便问了问男人家店面周边的标志物和日营业时间,一听是开到下午七点,便立刻约定好了今天下班就去取。

“这么急要您还上网买啊?”男人呵呵笑了一声。宋奇英一时不知如何接话,匆匆道了句谢就把电话挂了。

张新杰向来不好让员工加班,除非必要,作为他贴身秘书的宋奇英更是连延迟下班的情况都很少发生,不过这个晚上很是特殊,因为张新杰约了那个作家吃饭,所以咱们的小宋秘书必须先把这两人送到地方,然后才能去找那个店家提货,不过有车,怎么都好。


话分两头,林敬言这边忙了一个早上四处打电话,到了下午就几乎没什么事了。他的书店本就不在什么繁华地段,不过碰巧旁边一左一右挨着一个小学和一个高中,再放远一点隔了两条街又有一个初中,孩子们上学放学路上殊途同归刚好都要经过门前,于是他就顺应市场需求,什么都能卖一点,文具零食饮料小玩具日用品,练习册辅导书网络小说大部头文本,最近还新搬来三个二手的扭蛋机搁在门外。

前后左右的孩子们特别是女孩子几乎都记得这个笑容温和声音好听的男人,时常都穿着干净的衬衣,戴一副细边眼镜倍儿有文化的模样,于是有人喊林叔叔更有人喊林老师。

林敬言不拘小节由得他们随意叫,谁知误会一发不可收拾,据说那个高中的校园论坛有人专门开帖讨论,每日都是手动头条,更有一位姑娘热情满满地在楼下连载日更小说回溯所谓“林老师的前生今世”。

当然,这些事林敬言都是不知道的,知道了也不会在意。他现在的心思只想好好地开个书店好好做生意,好好地伺候自家那只大名锐锐的懒猫和自己每一天吃饱喝足,就足够了。


时间跨度到下午六点半,林敬言估摸着那位预约提货的该到了,就提前一点把那一摞书都搬出来搁在外面收银台的旁边,只一会儿就给那锐懒猫立刻霸占住变成了舒服的睡榻。

这会儿刚好赶上两个中学的学生要陆陆续续回来上晚修,顺手就会买个什么零食饮料要不杂志,林敬言就没管它让它睡。

一般学校的晚修都七点开始。学生们来得快也走得快,也就是在这么个来来去去的间歇他忽然就看到了那个男孩,或者说,小青年吧,因为那虽然是一张貌似稚气未脱的脸,神情却是沉稳淡定地,穿一身干净整洁的黑色西装,理了个精神的小平头。

“您好,我是来拿书的。”等着人差不多走空了,宋奇英才一步踏上前来。

“哦,宋奇英先生是吧,挺准时的啊?”林敬言说着扫了一眼对面墙上的挂钟,弯腰把自家锐懒猫抱到一边把书提上来,想了想,复又开口,“挺沉的,要不我帮你提过去吧。”

“......”宋奇英没接话,却是低头去看自己的脚,眼底流露出复杂神色。林敬言当下一愣,连忙预备着起身也要去看,但这个动作内完成就被打断在中途,因为锐锐突然从那边方向一跃而上,用力拱了拱自家主子的脸后回头对着人小青年露出一个嫌弃的眼神。

“嗯...他这是......”宋奇英连面部表情也一并复杂起来,“他刚刚咬着我的裤腿不放。”

“你别管他,这孩子吃醋了。”林敬言颇有些哭笑不得,把自家猫抱怀里是各种顺毛。

“好吧,书我拿走了,谢谢。”宋奇英礼貌地欠了欠身,拎上书转身就走。

“欢迎下次光临啊?”林敬言连忙接上一句。

“嗯,好。”


当天晚上宋奇英回到家,依然是一样的流程过去,只是清汤挂面的配料换成了冬瓜肉片。吃饱喝足后他就打开电脑准备去付款完成交易,没想旺信的提醒倒还来得更快,点开一看,还是“呼啸林庭”的店主。

“白天我家锐懒猫给您造成的不便我在这儿给您道歉。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敬言,以后有什么相关的需要可以随时找我。”然后后面是一串电话号码。

宋奇英愣了一愣,细细一想,脑海里就生动地浮现出那个男人搂着他的猫又是好笑又是无奈的神情,眉眼弯弯得笑里三分歉意三分温和四分偏爱地。

好像...好像也不赖。咱们的小宋同学想着就心虚地摸了摸发烫的耳根。


哈,故事可才刚开始呢。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