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在OOC的边缘试探

[百日叶王][DAY 86]


往回回到那年深冬,积雪埋了大半人间白皑皑一片银装素裹,王杰希依着惯性晨起扫雪,提着竹枝扫把刚推开门就看见隔着个白花花的院子对面到自家门檐底下红槛上坐着个人,一身看低调的蓝布军装,摘了一边白手套夹着支纸烟慢吞吞抽的那叫一个旁若无人的自在。王杰希眼尖,先是注意到了这位不速之客一双骨节分明十指修长的手,然后才看到他脚边地上那零星几个烟头。

“啧。”年轻的药师不爽了,却很是淡定地挥起扫把下阶扫雪,仿佛是这个人和背后那扇禁闭的木门融为一体,化作空气,完全透明。

“哟呵。”一声低笑,男人掐了手边的烟头好整以暇地给自己又重新点上一支,竟然就这么硬生生地等着王杰希慢条斯理地把满院的积雪通通扫开扫净再统统一铲子拍进院角的花坛里,然后还得顺便拨拨压条的厚雪再剪剪花枝,琐碎拖拉。

王杰希佩服这男人的毅力,却很不满意他抽烟抽个没完这个行为。

“敢问,是否无人曾有告知,我这儿有四类人是绝对不可踏足的?”

“有啊,满大街都知道的嘛。”男人呵呵一笑,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原来他还要比王杰希再矮下去那么一点,只是坐得洒脱,高帮马靴裹腿,显身长。

“烟鬼,酒徒,赌类,色胚,是吧?”扬了眉稍还是笑,“王先生好大的脾气啊,敢问这世道谁人不好这四般。”

“......”王杰希动了动嘴唇,把那个“我”字憋了下去。

“你想说“你”对吧?”不料男人马上就接话往下说去,一脸运筹帷幄又漫不经心的模样,组合在一起不知怎地就徒生出一股欠揍味道。“你敢说你没赌过吗?赌生,赌死,赌命,赌我有不有毅力待到最后赌你是否能忍住好奇心不来与我说话,赌这乱世尚能容你避隐多久...”顿了顿,“说到底,烟酒可戒风月可绝,唯赌者,不可弃也。”

“......”王杰希到这里忽然听明白了,也是呵呵一笑,“钻牛角尖特别有意思?”

“不敢不敢。”男人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口吻,扯掉了另一只白手套递出了那只彻底干净的手来与王杰希相握,“叶修,认识一下吧?”

王杰希犹豫了犹豫,到底还是握了上去,“王杰希。”只凭那一下他就马上得出结论,这是个时常摸枪跑马的人。

“言归正传,无事不登三宝殿,叶某此番是特来邀请王先生随我出山一趟,去诊治一位病危之人,不管事成与否都少不得您的厚礼重酬。”

“那若是我拒绝呢?”王杰希还是笑。

“哎哟......这可。”叶修也是笑,“那我只好把您敲晕了绑在马头上带过去了。”


……

后来的后来从头至尾溯源归往,王杰希到底还是把叶修记下了,颠沛流离抹不去念头里一点火星明灭半张眉目勾唇微笑,似是纨绔人生又似海誓山盟不可破。

今生无缘长相依,且求来世复比翼。






#只是想写民国的叶王
#有人想看我就更新咯?
#活动愉快对不起我是个偷工减料的人[土下座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