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习惯写任性的东西

【RE百粉点文】【方王/叶张/喻肖/林方】一九一二 1-5

哈哈哈哈哈不行我要存下来看怎么能这么可爱

浮云殿:

写在前面:


这个走的是轻松短小的路线。


不太经得起考究,一边想一边写,一边写一边发。


TAG按老规矩,首更全,往后各自打。


大家最后按规则给定的cp是:叶张、喻肖、方王,亲友私心要了林方。


五个关键词是:校园,宿舍,民国,逗比,炼金术。


点定校园paro


是HE。


=-= 


逼疯LO主千百度,逗比民国炼金术。






一九一二




1


旧时王府堂前燕,飞入学堂锅灶中。


方锐曰:林先生快把门关了别让那小王爷看着。林先生则道:回禀小主,小王爷他一早就看着你掏燕子窝了,托我给你捎句话。


方锐嘴里叼着个翅膀整个人哽了一哽。


你先等会儿。他嚼着鸟肉似乎颇经过了一番思量:好歹等我把这俩腿儿啃完你再说。


林敬言自然是不急的,他打开伙房的门,让烤鸟和烧柴火的味道一齐向院子里散,又信手拖了条长凳坐了,看着方锐啃肉。


彼时方锐啃到肋骨,角度刁钻,发着一股狠劲儿,面目狰狞。


林敬言遂感叹道——


真是可爱啊,你。


2


林敬言是个学堂先生。


最早先他在南京一个旧朝的大户人家当西席,后来有件大伙都知道的事情,他就失了饭碗,只好随着乱糟糟的人潮,北上谋生计。


在火车上的时候他就从报纸缝里看着的一条手指头粗的招聘广告,白纸黑字儿标着“招教员,月结薪,包吃住,不包车钱。有意面谈xxxxxx地址”。那个位置离皇城根儿不远但也并不太近,以至于人生地不熟急于谋求出路且总体来说是个学究的林先生,完全没有发觉那个月薪里头暗藏的乾坤。


详谈的时候东家没有去,去见林敬言的是个同样戴着小眼镜的年轻人,看着比林敬言小个一两岁,聊了几句发现也是同林敬言一样北上的南方人,两人便又放松了不少。那人和气体面,开头不忙谈事情,先问过了林敬言的口味,便带着人去了新开的一家西洋餐馆,点了几道体面又不失实惠的洋菜,慢慢地聊。除了席间对会喷火的牛排产生了极大的探究兴趣以至于完全冷落了林敬言之外,不曾有丝毫出格之举。


从牛排上恍然收回注意力,小眼镜自己倒有些尴尬,干咳两声先自报了家门,说是东家有课出不来,自己名唤肖时钦,也是学堂里的一个普通教员。


林敬言这才想起来为何看着这人如此眼熟——肖时钦分明就是前几年在理学界混得风生水起的一个新秀,后来不知怎的渐渐就没了动静。


……好像是因为穷?


当然林敬言出于将来同事关系的考量并没有打算拿这个去问肖时钦。


3


然而林敬言不问,后来肖时钦还是主动说了。


这件事也是有缘由的。


缘由是林敬言在十一月里发觉自己最厚的那身夹长褂子终于也抵不住四九城的物理冷,翻翻腰包又没有钱的时候,他去管肖时钦借过。


就一次。


彼时肖时钦蹲守在东家给他单独辟出的一个储物间里倒腾他的黑科技。


——当然若不是肖时钦三番五次一脸“你要是不认同这是科学的话我就拒绝跟你讲话”地纠正林敬言的措辞,林敬言真心要把他研究的那些东西当成……嗯,黑魔法。


因为在有人教医术、有人教数术、有人教诗书、有人教洋文的这个学堂里,肖时钦绝对是出淤泥而不染的一朵奇葩。


肖时钦研究炼金术。


4


林敬言第一次听说这事儿的时候心里的想法是“你他妈在逗我”。


然而肖时钦还真不是在逗他。


这间学堂里教员的月钱是根据一个月里选修这门课的学生数量确定的,例如说林敬言所教授的国文,基本上年纪小一些或是将来想要从仕的都要认真学起,以是单论收入,林敬言算是这些教员里上等的水平。


而相传选了肖时钦的炼金术课的学生就三个,且三个学生林敬言都从没有见过。


然而这三个人的存在决定了肖时钦以及他的炼金术这门课还得继续进行下去……肖时钦和林敬言都不知道这究竟是图个什么。


而且听肖时钦的说法,那三个学生还都不是为了来听课的,以是肖时钦每月的收入就堪堪只够他在学堂包三餐食宿情况下的一个月的生计支出。


林敬言只好表示你他妈还是在逗我。


肖时钦见他不信,翻出自己的钱袋拉开了系扣整个地翻了过来。


倒真格是连根毛都没有掉出来过。


以是经此一次,林敬言对肖时钦的贫穷深信不疑,再也不曾出现管他借钱的失礼之举。


然而从此他却一直十分想听一回。


肖时钦的炼金术课。


5


结果机会就在腊月初八这天早上悄悄地来了。


林敬言头天下午沿街买了点大头蒜打算一早晨给肖时钦送去,却正巧看见了肖时钦端着一大盘铜的铁的玻璃的瓶瓶罐罐,招呼着三个少年从他那间破储藏室急急地往出走。林先生打了个招呼正要帮他搬些东西,走近一瞧……


现如今被北平的叶修与齐鲁一带的韩文清两派军阀齐齐相中的医学生张新杰张同学。


早年间广州府有名的财阀家的大少爷、现如今金圈里炙手可热一枚人物喻文州喻公子。


还有旧朝亲王的独苗、现如今王府的当家、这间学堂真正的东主,他林敬言如今的衣食父母,小王爷王杰希。


他三个听到动静齐齐看过来,眉眼间或气定神闲,或清朗明净,或春风八面。


林先生只觉两腿一软,当时就要跪。


——可他忍住了。


因为肖时钦肖先生呵斥他们说:


都空手站着做什么呢?诗书礼仪给狗吃了?


还不去帮林先生提蒜。











评论

热度(57)

  1. 肖小事情浮云殿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不行我要存下来看怎么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