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习惯写任性的东西

见面礼

-厚藤四郎/药研藤四郎


-关于初到本丸


-OOC无可避免


-食用愉快:-D




纯情的兄弟果然接吻也是纯情的,唇瓣相贴间带起来的味道就像掺了过多白开水的速冲奶粉,入嘴简直淡出了鸟儿,却又舍不得那一星半点的醇厚奶香。药研藤四郎啧了一声,心想这真是糟糕啊。

而厚藤四郎用一种五分惊讶四分慌张,还有那么一分自个儿都不曾明晓的期待铺垫其中的眼神望过去,微张了口想出声却又在那一秒成了哑巴,下唇还带着唾液水润过的光泽。

于是药研藤四郎又继续想下去,南无有眼,这真是糟糕透了。


若是方才换一个人来,大抵都不会出现现在这种场面。刚下战场的人身上还带着那么一股子硝烟血腥气儿,破损的衣间隐约可见的是发红泛黑的刀伤,血泼溅上来,把原本就足够深色的制服再濡湿成黑洞一般的诡异颜色,想来即便是嗅觉最为灵敏的猎犬都无法分辨眼前这气息是抑正或邪。

就是这样修罗一般的药研藤四郎,此刻正把自己新鲜出炉的兄弟按倒在锻刀房的门边上,用骑乘的体位由上而下地与对方交换了一个粗糙至极的吻。

背后是三月初初春意盎然的樱花本丸,眼前则是身上甚至还带着点生铁石墨气味的少年人。

他的双腿分开着跨坐在对方腰上,内侧白嫩皮肤上刺目的一片刮破伤贴着那干净的制服料子,被几不可见的毛边扎得一阵阵发疼。

然而就是不想这么轻易地放弃了去。

右手拇指贴着那张脸划着圈磨了一磨肉,刃生约数331年的药研通吉光忽然难得再次体会到了所谓人性的七情六欲。

于是他又重新弯下腰去,垂眸照着那个水润光亮的嘴唇亲下去,舌尖贴着唇缝摸进去,再大胆地长驱直入,去蹭蹭贝齿,压压舌面,舔舔口腔,再寻着主角慢条斯理地撩拨。

人自己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漫长,其实外界来看也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俗言天上人间,也许也可以这么牵强附会一下?

于是咖啡溶进淡奶,爱意化于区区,阔别百年的再次亲密接触,祈祷不再是那么个痛彻心扉的悲惨结局。


药研藤四郎闭上眼,不舍地松了口唇,堪堪喘一口气又再次追吻上去,吧唧,吧唧吧唧。最后还是不甚满足,就再张嘴咬一咬鼻尖,才双手下放搂进了脖子,埋首入肩蹭个一蹭。这一下他忽然才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发热,从喉咙深处有身体本能的声音在抗议,呼噜,呼噜呼噜——

“哈,哈哈哈…药研你,是猫吗?”难以想象厚藤四郎是怎么笑出来的,莫不是已经晕头转向而开始自我逃避了?

反正他是不管了。

“喂喂,还是先手入比较好吧?”手摸上后脖再往上梳进发间拍一拍后脑,常年持刀而催生的厚茧触感清晰。这让药研藤四郎莫名生出了冲动,把那双属于国宝的手送到自己唇边,咬一咬那分明有力的骨节亲一亲那修长的五指最后吮着指腹舔一舔的冲动。

然而他忍住了,取而代之地是将怀中人搂得更紧。

“什么啊,不痛吗?”

“说什么废话,怎么可能不痛。”

“那你还在磨蹭什么啊?”厚藤四郎露出了费解的表情。“这样抱着我可没办法好起来的吧!”

“……”三秒的沉默后药研藤四郎忽而笑了起来,“当然能好啊。”贴着人耳边蹭个一蹭再亲一口脸颊,“这可是最好的精神疗法了哟。”

“哈——?”

“反正笨蛋的你是不会明白的吧,乖乖呆着让我抱就好了。”他心满意足地,想着,嗯,这就是我深爱的人。

嗯,还能再见真是太好了。


-FIN.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