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习惯写任性的东西

旧段子清理/架空



留守Fatima进修学位的那段时间可以说是肖时钦人生中为数不多的特别特别休闲期之一。


每天除了上课泡图书馆出任务之外再也不用担心吃饭穿衣房租水电或者突如其来的袭击从天而降的敌人,他大可以从晚上七点一直睡到早上七点,晚自修和无关痛痒的任务通通翘掉一心一意去和周老先生下棋叹茶,然后等着张新杰准时在第二天结束晨跑回来,带着一身露水潮气把汗湿的运动服脱到床边,俯身掀开被子给他一个满是新鲜活氧的吻把他吻醒,新的一天开始,起床洗脸刷牙上课。


肖时钦主修机械副修生理学毒物学和暗杀,中午两个小时休息直接在图书馆就着盒饭翻着书对着电脑度过,张新杰比他时间宽松,一天到晚二十四小时分割得恰到好处,甚至行有余力偶尔到图书馆拜访一下,给自家“废寝忘食”的小机械师带点私藏的小吃甜点权当补充体力兼表现男友力。


到这里不得不提及Fatima的饭堂,请参考贝爷出演的荒野求生。


所以就时常会有这样的状况,肖时钦张新杰两人冲锋陷阵刀里来火里去舒爽迅捷地完成任务,然后剥了血溅得早已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制式外套就这么露着里面别有枫叶配齿轮层叠设计校徽的校服就去大排档吃拉面吃牛杂吃撒了芥末紫菜的章鱼小丸子,吃麻辣串串香吃牛排吃蜜糖巴非。


在这方面肖时钦属于“随便”走天下,张新杰却是个高水准吃货,直接导致前者的体重往回直线飙高十斤,小腹上悄然屯起浅浅的一坨肉。不过好在本来就瘦,张新杰不在意,他自己也就悄悄忽略了,只偶尔在闲暇没事的时候拿来小小吐槽一下。


比如现在。


肖时钦捏着喝空的咖啡罐把它捏成一个沙漏形状然后以自由落体态势扔出去,50层楼高顶端安静得仿佛能听到繁星共月亮的耳语,脚底却又有紊乱的风纠缠不清,铁罐脱手,转瞬随风而去被稀薄月光照不透黑暗吞没消失,张新杰坐在肖时钦旁边慢吞吞喝着牛奶,啧了一声,“污染环境。”


“Never mind.Let‘t go.”肖时钦一口口音奇特的英语,听得张新杰又皱了皱眉。


“你知道吗,回到Fatima之后我胖了三公斤。”肖时钦眯着眼一脸无奈,“新杰你果然是个大写的吃货。”


“可是你吃得也很开心不是吗?”张新杰不为所动。


“......我觉得这个问题不能相提并论。”肖时钦挣扎。


“为什么不能相提并论?”张新杰从容不迫。


“......”肖时钦忽然不说话了,他清楚明白地知道张新杰这种理直气壮好整以暇的态度绝对可以持续到最后的最后,特别的没意思,还不如隔着衣服摸着自己的小腹,兀自神伤神伤。


这么想着也就真的这么做了。张新杰侧头看看揉着自己小腹一脸忧郁的肖时钦,推了推眼镜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其实,也不是没有方法减掉的不是吗?”他笑了起来,“我好好努力就是了。”


细思恐极。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