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在OOC的边缘试探

片段灭文

—最近总是在胡思乱想。

厚藤四郎曾经是喜欢药研藤四郎的,当然现在也喜欢着,只是之所以一定要用“曾经”这个词来做个分隔,是因为在他认知中始终存在着一场名为“本能寺之变”的大火,即便落满了百年的灰尘,不经意回忆起来的时候却仿佛还在昨天,烈焰扶摇直上,燎着了黑沉沉天幕的尾巴也烫伤了他亮银色的眸子,以致忽而忍不住,还在那颠簸的马背上就啪嗒一声落下泪来。

从此第六天魔王陨落,带着所谓的“信长天下”直直去了无间地狱,顺便还捎走了一把短刀,就是药研藤四郎。

在世人看来这确实是一件遗憾事情,但他们在废墟找回了义元左文字,并成功地将这把已经再刃过的漂亮刀剑再次再刃,所以相比起来,只失去药研藤四郎似乎还算得上某种程度上的幸运呢!

所以慢慢地厚藤四郎也就说服自己接受下去了,这个世界没有药研藤四郎也不会怎么样,日升月落地依然是一天天过去。

只是偶尔的偶尔,他忽然想起来什么,扬眉笑眯了眼扭头就要脱口而出的时候,却定睛一看发现身边空荡荡一片,那话头就又硬生生地噎了回去,压进小腹里,变成一团刺骨的冰冷疼痛。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