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在OOC的边缘试探

还是个笔记/时代文学Paro

-厚药厚主题
-私设众多OOC爆棚




药研藤四郎还在读书的时候,听的最多的有两句话,一句叫做“写书没出路”,第二句叫做“不就写个故事嘛,谁不会呢?”
是,都是说着同一种语言,你会讲的东西我也会讲,有什么难的呢?
所以药研藤四郎曾经,其实也是考虑过放弃的,直到,他遇上了厚藤四郎,然后,明白了一个道理叫做“我会讲的你也会讲,但我能讲的你却不会讲。”
虽说同样是冠着藤四郎的姓,但药研藤四郎的记忆中却似乎根本没有存在过有这样一个兄弟叫这样一个名字,所以他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个发表专用的笔名。
这年头说话写书都敏感,谁没个三两笔名呢。
真正抓住他的,是文笔。
厚藤四郎的文笔,其实也并不能说有多么出彩,但大约真是文如其人又人如其名,他的文章是厚重的,却又是轻快的,在惊心动魄的逼真描写中贯穿入沉着冷静的理性分析,通篇一气呵成,畅爽痛快。
那天下午药研藤四郎坐在课堂上的第一排正前,周遭是下了课正三两闲聊着,又是说逃课去跳舞又是说晚上去联谊的同学们,他独自一人捏着那张期刊,翻来覆去地甚至把拇指和食指都蹭上了淡淡一层发灰的铅墨。最终他下定了决心,他想亲自拜访一下这位“厚藤四郎”。
人生在世,知己难求,到这儿往前,说的大概就是这个理儿。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