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在OOC的边缘试探

跟踪狂先生

-人工雷,人工雷,人工雷。
-不喜勿入,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重要的事情都说了三遍了你还要往下看那我也没办法。
-All about:厚藤四郎/药研藤四郎



01.

厚藤四郎在初到本丸的第二天就陷入了深重的烦恼中,为什么呢,因为他感觉自己身边出现了一个跟踪狂,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

其实这是一个比较疯狂的猜想,他自己也一直在犹豫,在寻思,从无风自动的树枝到眼底突然一晃的闪光,还有一直尾随在背后的灼灼视线,甚至某天清晨突然不翼而飞的刀下绪——

“果然不会有错了吧。”他皱着眉自言自语着,终于还是下了结论。

到这里,就非常有必要把刀下绪这个事情单独摘出来说一说了,为什么呢,因为在这一次事件中,那位一直只存在于猜想中的“跟踪狂先生”不但清晰地现身了,还留下了对于日后顺藤摸瓜找出真凶起着重大作用的物证——一袋巧克力。

详细一点,是一袋经过精心包装的森长①牌烤制浓厚巧克力曲奇。

当厚藤四郎顶着一头睡成刺猬一般,或者更贴切地说是豪猪一般的乱毛,在清晨悦耳又活泼的鸟鸣中,睡眼惺忪地,从那沉紫色薄丝束口袋中把那三个黑色长方形小盒倒出来在榻榻米上的时候,第一反应还以为是谁的恶作剧。

然后当他稍微清醒了一点,也把宽松睡袍换成了内番服之后,就尝试着拆开了其中一个盒子,并怀着忐忑,拣了一块在心理作用上看起来没那么危险的,先凑到鼻底子下闻了一闻,才张嘴小心翼翼地啃了一点点碎屑下来进嘴里,“唔”。

确实是好东西,焦脆十足的厚巧克力上再铺薄薄一层甜芝士,微苦衬着腻甜,恰到好处还回味无穷,第一口啃了下去下一口他就忍不住整块塞进了嘴里,仔仔细细把这对于千年老刃而言的新奇味道从舌尖到脑海再到胃好好品了一遍,再仔细一看包装盒,Morinaga,还真是现世货,不是万屋出来的仿品。

最初厚藤四郎以为这是自家大将送给短刀们的慰问礼,随即又想起,首先,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常年神游在外,基本没见过几次面,其二,经过对兄弟们的简单询问之后,有一件事情可以确认无疑,就是这是他一人独家的神秘赠礼。

不过这世上从没有由天而降的馅饼,不劳而获的美食,以此作为交换,他在夜战出阵在即,回屋整装的时候,发现自己缚在刀身上的下绪不见了。

后来每每想到这一段厚藤四郎其实都有点莫名的心疼,虽然一条下绪并不是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但那好歹也是跟着他风里来血里去,上过战场浸过硝烟味道的啊。

不过他没说的是,一条下绪的价钱能在万屋买两份便当,咳。

但是排开这些云云不谈,这一次其实令人不由背脊发凉,为什么呢,因为,首先,这位“跟踪狂先生”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的观望了,他需要更进一步的满足了,其二,他已经对厚藤四郎有相当程度的了解,从作息习惯到一周日程,甚至他的绑刀习惯。

回到正题,在最终确定了“自己被跟踪狂盯上了”这件事情之后,并不打算坐以待毙的少年人选择要主动出击。

如果放在这本丸的围墙之外,跟踪与反跟踪将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但若回到这围墙之内,狭窄的这么一个四方地简直是天然的陷阱,需要做的不过是引蛇出洞罢了。

说来跟踪狂其实是一个可憎又可悲的群体,因为他们虽然能用上各种令人震惊又恶心的手段去达成自己变态的目的,思维却往往单线条得来令人好气又好笑,所以很多初级甚至高级的跟踪狂都极有可能出现阴沟里翻船的这么一天。

比如现在正以厚藤四郎为目标而锲而不舍的这位——他被自己的目标从树上打了下来。

对,百分百没有表述错误,他是被厚藤四郎用竹竿从树上打下来的,同先前被打下来的那么一箩筐鲜红又甜的樱桃如出一辙。

这确实是个意外,跟“跟踪狂先生”的思维是否单线条,或者是否就到了时候该他阴沟里翻船了,都没有哪怕一毛钱甚至一分钱的关系。

因为厚藤四郎当时其实并没有发现树上有人,他只是很平常地放下筐子在草地上,然后伸出杆子打算去够离自己最近的那一串樱桃。

就在这时不远处稍高的地方忽然树枝一动,像是鸟儿被惊飞的那种动静,不轻不重,树叶沙沙一阵响,就从迅速的动中又迅速静了下来。

若是一般人大概会选择视而不见,然而厚藤四郎却转手就是一杆子打了过去。那一刻他的大脑是放空了的,所以大抵是潜意识里对前面这一段时间的排斥与反感,还有对那位“跟踪狂先生”的埋怨与愤怒在作祟。

——无论是谁都好,去死吧。

少年人怀着这样一个凶狠的想法,狠狠地抽出了这一杆子。

长竹竿撞上树枝啪地一声脆响,随即一根被打断的树枝落了下来,又被卡在中途茂密的枝叶间,刺咔擦啦一阵响。

发泄的快感让少年人长出了一口气,在莫名的歉疚感从心底生起的时候,一声更为响亮的树枝折断声突然接上了刚才本来接近停歇的刺咔擦啦。

看来是个大家伙?

厚藤四郎疑惑地抬头去看,却一个扭曲的黑影突然从天而降,咚一下就砸在他面前,吓得他当下一步大退,同时下意识动手竹竿一甩就直抽过去,那不速之客可能摔懵了也没能及时闪避,被抽的“唔”一声痛哼。

此时还有被不幸波及的树叶在噗簌噗簌地往下落,落了那人一头一身,他抬手拨树叶的时候厚藤四郎看清了他从黑色皮手套边缘露出来的那一圈苍白肌肤,还有因为正好摔在樱桃上而被果汁染上绯红的膝盖,浸成深紫的藏蓝制服面料。

“你是…”他眯了眯眼,某个积灰多年的记忆角落抽动了一下。

对方一直低着头,把脸藏在额发的阴影里,只留给他一个脑袋顶,那是一头往阳光底下能耀出来深紫意味的细软发丝。

“你是…!”他忽而恍然大悟,却随之更加地疑虑重重。

那是药研藤四郎,这是他们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次重遇。

①森长:neta森永,他家的巧克力真的很种草。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