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在OOC的边缘试探

[FF14][黑召]魔纹

-R.Reincarnation-:

CP22上的无料


*R18注意




******


在这个不大不小的部队里,黑魔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差。不只要不顺着他的意思走,就会被骂到狗血淋头。


作为闯荡在艾欧泽亚的冒险者,谁能没个脾气对吧?正是由于能够理解这点,所以队友们偶尔吃个瘪倒也没放在心上。可是黑魔生气的底限实在是太低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只会让人感到莫名其妙而已。本来大家团战打得好好的,突然有个人出了点岔子,他就摔杖子不干了,理由是不想和弱智一起打本;比如治疗忙着给坦克加血没注意到他的状态,他也要把杖子一摔说不干了,理由是不想被差别对待。


和黑魔纹相关的就更过分了。只要他在黑魔纹里,就休想他挪动一步。就算魔物释放了必死的范围攻击,他也会老老实实地待在黑魔纹里纹丝不动。


身为战友,总不能看着他白白送死吧?上次战斗时,眼看黑魔就要回归以太投胎转世了,占星实在是不忍心,就使用营救把黑魔从宝贝魔纹里拉了出来。结果黑魔立马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了场地边缘,把黑魔杖一摔就要往下跳。最后还是占星跪下来给他道歉,并且答应给他买三组HQ顶级以太药,这才把他给劝了回来。


 


又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问题,至于这样吗?明明说出来就没事了,非要搞成这种进退两难的场面,岂不是多此一举么?


队里的人被骂的次数多了,其实都憋着一股邪火呢,早就想拿黑魔撒气了。结果在团长苦口婆心的劝导之下,大家还是劝的劝道歉的道歉,保全了黑魔的面子稳住了黑魔的精神。并不是因为队友们惯着他团长偏向他,而是在这种垃圾队伍配置之下,也只有黑魔还愿意跟着他们一起玩了。


一支想要攻略高难度副本的队伍,哪能没有辅助职业呢对吧?就算没有诗人机工或者忍者,起码也要带个赤魔来增加容错率不是?可这支队伍里不但没有任何辅助职业,甚至坦克和治疗的职业根本就是一样的。


双黑骑、双占星、黑魔召唤双武僧,听起来就让人觉得菊花一紧。


这种配置打个什么高难本哦,不仅团长知道,其他人心里也都是明白的。当年黑魔只是在门口探了个头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结果就被抓进了这个深坑里。在黑魔的闹腾之下,本来这个团是要散掉的。但由于大伙儿输出可观,走位又比较灵性,犯错极少,一路走来倒也没遇到过什么跨不过去的坎。


相处久了,大家的本性也都暴露得差不多了。


两个黑骑每天嗷嗷叫着想被白魔爸爸揍;两个占星每天都在摆神坛希望自己能多抽到几张太阳神。两位武僧合资买了一套房子,没怎么装修,却在院子里摆了两根木桩,每天玩什么桃园结义气息交换。


在这群人的衬托之下,喜欢和宝石兽说话的自闭症召唤竟然成了固定队里最正常的人,也是令人唏嘘不已了。


“宝石兽啊宝石兽,你觉得今天我能触发几个毁绝?”


“……”


“宝石兽啊宝石兽,你觉得迦楼罗好看还是伊芙利特好看?”


“……”


就算是这样的召唤,在这个队伍里也算是清流一般的存在了。大家忽略了召唤根本就不敢与人对视的事实,纷纷去找他谈心聊天。


黑骑的话题一般是‘如何才能找到一位合格的抖S白魔法师’,占星的话题一般和抽卡脱不开关系。武僧这种粗线条的人根本就是因为对召唤的宝石兽好奇,来和它说话的。


‘可是宝石兽根本就不会说话啊’。虽然召唤在心里这么想了,可与人交流实在是太难了,直到突破他忍耐的界限为止,都没能说出口。


 


说实话,这些行为让召唤觉得很困扰。可一直憋着也不是个事儿,于是召唤也找了个能够诉苦的对象,那就是队伍里的黑魔。


召唤之所以会做出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行为,理由有两个:首先,黑魔和自己同为法系职业,多少应该能理解自己一些;其次,黑魔是唯一一个不会来打扰他的人,不管对方是怎么想的吧,总之召唤一根筋地认为黑魔是个好人。


应该说他运气好还是运气差呢,有关黑魔的人品问题还真被召唤给蒙对了。黑魔的脾气虽然烂到不行,却是个非常本质的老好人。在召唤声泪俱下的诉求之下,黑魔居然一反常态,十分耐心且温和地安慰了他。


为了感谢对方,召唤特地去学习了炼金术,然后承包了黑魔所有的以太药。久而久之,两人便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召唤的自闭症也好得差不多了。然后在某个十分浪漫的夜晚,召唤把黑魔约到了太阳海岸,并且对他告白了。


结果就是,两人跨越了名为‘友情’的界限,成为了情侣。


然而美滋滋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黑魔那身臭脾气便立刻爆发到了召唤的身上,而且比骂得也比其他人更凶。召唤一开始还有些发懵,后来想了想,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以下点

评论

热度(26)

  1. 肖小事情-R.Reincarnati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