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小事情

在OOC的边缘试探

神隐(更新给七夕和天国的阴阳师)

“一。”

少年拿起了苹果糖。

“二。”

男孩睁开了他的眼。

“三。”

灯笼点亮了大鸟居。

“四。”

火石擦着轻微噼啪地一声。

“五。”

祭典开始了。

烟花炸开的瞬间忽然万籁俱寂,耳畔一切的声音都缓慢下来,像是一片羽毛,轻巧地落地,归零。厚藤四郎捏紧了手中的苹果糖,亮银色的眼满满被夜空中的五彩斑斓填上,眼角余光却又忽然扫到一个人影,熟悉的,又有点陌生,仿佛骨导传音的回响,咣咣,在他年仅十岁的小脑瓜里一敲。

“伊甸,想一起去吗?”

传说祭典上脱开父母乱跑的孩子就会被神明抓去做侍童,浑浑噩噩间已经走在了不知通往何处的石头山路上,白茫茫的雾气吞噬了森林以外的所有景色,也听不见声,只有风吹飒飒。
倒是苹果糖还被紧紧握在手里,散发着淡淡甜腻的香,稍稍温暖了入鼻寒冷的空气,他忍不住想,“这是哪里,我在做什么?”

“这是路,你要去伊甸。”

——我要…去伊甸。

“我要…”随着脑中那不断回响的声音去张嘴重复成了一种迫切的冲动,却又一下无法顺利地说出来,他能感觉到心里在不停地敲着警钟,潜意识里坚决地在抗拒,断断续续总是说不清楚。

“这是路,你一定要去伊甸。”于是那声音又催促得更加紧迫。

“我要…我要…去……”眼看着音节就要吐出。

“那不是你该去的地方。”却又突然被更加强硬的声音打断。厚藤四郎愣了一下,忽然回过了神。

“山野之神,你莫不是老昏头了?也不看看上钩的鱼儿是谁家的就敢收网。”

发声者来自一个背影,清瘦的,比他略高出那么大半个头吧,一身素色浴衣,好像也只是普通地来参加祭典的某个人。厚藤四郎定神看了一看,有一种莫名地冲动想去拽那人的衣袖,但是却被刚好上前的一步躲开了。

“堂堂一介神明,何时沦落如此妖道,食人精魄以壮其身,怕不怕我上报天官,到时候特勤来了,可就不是我这般好说话了!”

没有回应,只有呼啸的风声。

突如其来的山风吹得人几乎站不住脚,却也吹散了浓雾,吹回了人间的气息,远远地祭典的锣鼓喧嚣人声沸腾又入得了耳,暖乎乎地,令人安心。

厚藤四郎定了定神,才发现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已经爬上了山顶,就站在那高大鸟居的正下方,只差一步,便迈将过去了。

传说迈过了鸟居,便进入了神的领地,有去无回。

“刚刚真是危险,幸好我发现了。”又是那个声音,却是出现在了他身后。厚藤四郎连忙转头,果然,确实是熟悉的人,却一下叫不出名字。

——藤紫色的眼。

“你是…”

“走吧,该下山了,不然可赶不上太鼓巡游了哦。”他说着伸手过来,把他一下牵起,“苹果糖都软了吧,这玩意儿不脆不好吃,待会重新买一个。”

入手的温度和触感也是很熟悉的,于是厚藤四郎下意识地就乖乖迈步起来跟着走了。

“你,你是…!”他还在努力的回忆。

“我是谁都不重要。”那人突然笑出了声。

——毕竟故事还很长,不如慢慢说下去。

评论(1)

热度(24)